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45章 第(1/1)分页

第45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窗外烟花还在燃放,谢家却安静得听不见一丝人声。m.qiweishuwu.com

    被江家“请”出来后,谢知谨与父母沉默地回到家,望见父母欲言又止,他率先打破悄寂,“爸妈,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谢知谨自幼极有主见,这些年谢家父母也不怎么干涉他的选择,如今他又得了焦虑症,父母即使再如何气恼,此时也勉力压下惊怒。

    谢父揉着眉心,坐下来,企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知谨,你和江遥感情好我们是知道的,但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想一想,不要错把关系好当成.....你江姨刚才的态度你也瞧见了,你要是执意如此,我们两家真是不得安宁。”

    谢知谨眼睫半垂,淡淡道,“我会求江叔江姨同意。”

    他用了求这样的字眼,可见是怎样深的执念。

    谢父见怀柔路线不成,改而强硬道,“那要是我们都不同意呢,你难道还想和我们对着干?”

    谢知谨软硬不吃,静静地没有回话,但也无声告诉父母,不管是谁反对,他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就算不同意,他也会寻找别的办法和江遥在一起。

    谢父怒不可遏,“混账东西,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谢知谨既不恼也不怒,只是陈述事实,“如果你养我是为了摆布我的人生,那不如养一只小猫小狗,也许那会比我听话得多。”

    他这番话着实有些无情,谢父嚯的一声站起来,气得脸都青了。

    谢知谨脸色苍白直挺挺站着,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抖动——他生来情感淡漠,就算与父母也不甚亲近,可二十来年父母给了他优渥的生活,他说这些话未必好受,只是倘若他有丝毫让步,他与江遥可能性就会少一分。

    有多少阻碍就排除多少阻碍,仅此而已。

    父子俩空前未有的剑拔弩张,忽而间谢知谨颤抖的手被一双柔软的手握住。

    似有一汪温水把谢知谨包裹起来,他垂眸,对上母亲红透的眼睛,“知谨,你有没有想过,你说这样的话会很伤爸爸妈妈的心?”

    谢知谨抿紧了唇,一股酸涩感从心口处流淌而过,面色愈见霜白。

    谢母拍拍他的手背,朝怒意未消的谢父说,“夜深了,让孩子先去睡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谢父胸口起伏,“你就惯着他吧,我看啊他不是得什么焦虑症,是脑子坏了。”

    话是这样说,但到底避忌谢知谨的病情,谢父没有再说出更多怒言来,气而快步走向房间。

    谢父一走,谢母便起身道,“今晚的药是不是还没有吃,快去吃了。”

    谢知谨嗯了声,又略带不解地蹙起眉头。

    “怎么,不说你两句你还不乐意了?”谢母眼里有泪,“其实乍一知道你们的事情我也难以接受,可是你爸、你江叔江姨都不支持你,如果我也跟他们一样,那你们两个的路才是真的难走.....虽然我也不太理解你跟江遥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江遥是个好孩子,你们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你说我们养你是要摆布你,也不瞧瞧你是能让人摆布的吗,尽说胡话。”

    谢母说着,抹了下眼角的泪,催促谢知谨去服药。

    谢知谨极少因为外事而动容,可是在这一刻似乎明白了所谓的母子连心是怎么一回事,他喉结滚动,哑声道,“妈,谢谢你。”

    “母子俩说什么谢,你的病快点好起来就是......”

    话未说话,谢家的门铃骤响,江母在外拍门,唤着谢母的名字。

    谢知谨与母亲对视一眼,快步去开门。

    门外江母一脸焦急,也顾不得是谁出现在她面前,喘着道,“小遥有没有来过?”

    谢母跟上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江母被江父扶着,悔道,“我多说了他两句他就跑出去了,电话打也不听,这么冷的天他连件外套都没穿,不在这里,那他能去哪儿?”

    话音刚落,谢知谨就找出手机给江遥打电话。

    谢母连忙道,“先进来,我们想想小遥可能去哪里,实在不行一起出去找,这么晚了,他应该不会走远的。”

    手机那头传来刺耳的提示声,始终听不到江遥的声音。

    谢父出了房间,见一屋子乱哄哄的,惊问,“怎么了?”

    江家父母进了大门,谢知谨却连鞋都没换就往外走。

    谢父呵道,“大晚上的你出去哪里?”

    谢知谨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

    江遥坐在小区附近的江边凉亭,他只穿了两件衣服,毛衣虽厚,但在这样喧嚣的夜里也抵御不了寒意,不多时就冻得手脚冰冷,在木凳上缩成一团自我取暖。

    与贺鸣的电话一直连线着,他冷得牙关打颤,半天才哭得停下来,按照贺鸣所言搜索附近的酒店,只可惜今晚是除夕夜,大部分小酒店都关门了,最近的一家也离了江遥将近四公里。

    他打不到车,活动着僵硬的手脚迎着冷风慢腾腾地跟着导航走。

    外头一个人影都没有,夜黑得吓人,幸而一直有贺鸣跟他说话,驱散他的恐慌。

    贺鸣联系朋友借到了车,连夜驱车来找江遥,约莫五个半小时就能抵达。

    江遥手缩在毛衣里,手机贴在耳朵上。

    “别走太慢,小跑起来也可以,你先到酒店睡一觉,天一亮就能见到我了。”

    “想一想明天早上吃什么。”

    “你今年新历和农历的第一天都是跟我过的。”

    “明天我带你回我家好不好?”

    江遥瓮声瓮气地说,“好。”

    他已经不再哭了,脸被风吹得干巴巴的,像一张皮黏在上面,很是不舒服。

    江遥走了快一个小时,才筋疲力尽地抵达酒店。

    拿电子身份证开了房,坐到温暖的房间里江遥还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真的离家出走,小时候并不是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想法,但每次都是刚想一想就放弃了,这次也是头脑一热才敢往外跑,若是多犹豫两秒,他也做不成这样对他而言很是大胆的行为。

    贺鸣得知他的地址和房号后,嘱咐道,“别想太多,先睡一觉吧。”

    吹了太久的寒风,江遥整个人都混混沌沌的,躺在床上连动弹都觉得费劲,他知道现在父母一定都在找他,但是他却连接听父母的电话都不敢。

    如果被找到的话,又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吧?

    江遥忐忑地挂了跟贺鸣的通话,正打算直接关机,谢知谨的电话却弹了进来。

    似乎是察觉到他没有被占线,谢知谨很快掐断通话改而给他发信息。

    “我知道你在看。”

    “江遥,接电话。”

    “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面对。”

    “今天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十几秒后,谢知谨发,“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喜欢你?”

    江遥的眼前又开始模糊,啪嗒一声,有泪珠滴落在屏幕上。

    他捂着脸,哭得不能自己,可是他没有勇气回去面对乱糟糟的局面。

    父母的诘问,谢知谨的病情,他与谢知谨的纠葛.....哪一个都让他倍感压力。

    他只是想什么都不做,好好睡一觉而已。

    等睡醒他会见到让他安心的贺鸣,除了贺鸣,他目前谁都不想见,哪怕是谢知谨。

    江遥抽泣着给谢知谨回,“我没事,我想一个人待着。”

    发完信息后,他心一横关了机,倒在床上粗重的呼吸,哭得太久,脑子里堆了一滩浆糊似的,就算心里藏着再多事,迷迷瞪瞪也睡了过去。

    —

    谢知谨再发过去的信息皆石沉大海,江遥关了机,彻底失联。

    凌晨两点,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夹着冷霜的风不停地往他的耳朵里灌,如同断了的弦,来回发出喑哑难听的嘶叫声。

    他的太阳穴剧烈抽痛起来。

    母亲打电话来询问他是否找到江遥,他如实告知已经联系上对方。

    “那就好,那就好,”谢母松了一口气,又道,“既然这样就先回来吧,江遥不是小孩子了,他有方寸的。”

    谢知谨沉默不语。

    “你江姨担心得不得了,幸好没什么事,天太晚了,明天再.....”

    “妈,”谢知谨打断母亲的话,“你们先休息吧。”

    他说着,不等母亲回应关掉了手机。

    手又不受控制地发起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谢知谨扶着墙面,胸膛大幅度地起伏,几分钟过后才勉强恢复了常态。

    走过熟悉的街道,往日的一幕幕浮现。

    他和江遥高中时放学回家必经此路,每次江遥都站在他身边,他不说话,江遥就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只要他转眸一看,定然能见到江遥灿亮的眼睛,像是炙热的太阳,又似闪烁的星火,有着绵绵不断的热意。

    有时候他走得快了,落后的江遥就会焦急地唤他,“谢知谨,你走慢一点,等等我啊。”

    他脚步不停,却不知不觉放慢。

    江遥小跑地赶上来,呼呼喘气,“你走那么快干什么?”

    等等我——

    谢知谨猛然回头,漆黑的街道只有肆虐猖獗的北风叫嚣着,不见江遥的笑脸。

    心脏顿时被凿出了个血淋淋的口子,他终于意识到从前那个追随他的身影不再无条件地跟上他的脚步。

    江遥的笑语涌上耳边,“下次你再不等我,我就自己走了。”

    笑言成真。

    是他把江遥弄丢了。

    他走,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