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15章 第(1/1)分页

第15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不出江遥所料,他果然被外联部刷了下来,但惊喜的是,他竟然进了秘书部的二轮面试,而贺鸣收到了两个部门的面试通知。www.wannengwu.com

    贺鸣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外联部的邀请,并鼓动江遥跟自己一起去秘书部。

    江遥其实对参加社团的兴趣并不大,他不过是想离谢知谨近一点而已,因此有点儿迟疑不定。

    倒是贺鸣一句话让他下定了决心,“难道你要让我自己一个人去吗?”

    江遥闻言内疚不已,贺鸣是因为他才去参加学生会面试的,就当是为了贺鸣这个好朋友,他也不该半途而废才是。

    他惯是以别人的情绪为先,最终还是和贺鸣一同去了秘书部新一轮的面试。

    面试过程尤其顺利,他和贺鸣很巧合地被分到了同组,不知是否贺鸣有意配合他,他们两个在完成任务的时候极有默契,就连组员都说他们看起来就像合作了很多年一样。

    江遥还在面试时遇到了谢知谨。

    外联部亦在进行新的选拔,江遥和贺鸣靠在一起看材料准备待会的总结时,谢知谨来找李维拿东西。

    江遥一抬眼见到谢知谨,屏幕里的文字变得漂浮,思绪也不再清晰,还是贺鸣拿肩膀轻轻撞了下他,他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任务上。

    谢知谨和李维说着话,目光悄然地掠过靠在一起的江遥和贺鸣身上。

    贺鸣一只手搭在江遥的椅子边缘,脑袋近乎和江遥的抵在一起,两人聚精会神地看着笔记本的屏幕,应当是贺鸣说了什么点醒江遥的话,江遥做恍然大悟状,唇微微张着,还扭头朝贺鸣咧嘴笑。

    太近了——

    谢知谨无意识地蹙了蹙眉心。

    “我打算两个都招进来,”李维嘿嘿笑着,“我们秘书部也得有两个门面撑场子,拉高整体颜值水平,你们那边怎么样?”

    谢知谨收回目光,淡淡道,“你要招江遥?”

    “是啊,你们外联部不是把人刷下去了吗,我倒是觉得他安安静静的挺适合做些文书工作.....”

    “什么时候出结果?”

    “今晚商量好明天就发短信。”

    谢知谨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拿着文件走出办公室,关门时见到笑弯了眼的江遥。

    —

    江遥和谢知谨初高中认识的那五年,也不全是相安无事的。

    谢知谨天性使然,情绪极度内敛,罕言寡语,有什么事都会憋在心里,江遥和对方相处的大部分时间都得靠猜,而且未必能猜对,有时候还会弄巧成拙,久而久之,江遥就不太敢妄自揣测谢知谨的想法。

    高二上学期,他们班新来了个转学生,是个很活泼开朗的女孩儿,叫张蕊。

    老师安排了江遥和张蕊同桌,张蕊话多,而江遥又是有问必答的类型,她第一天就把江遥的底细打探得清清楚楚,一问,发现两人住的小区就差一条街,张蕊当即提出要和江遥一起回家。

    江遥除了复读,其余高中三年都是走读生,张蕊这话一出,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后座的谢知谨,对方正在刷练习册,并没有看到他求助的眼神。

    江遥学不会拒绝别人的热情,只好道,“我是跟谢知谨一起走的,我得问问他。”

    大课间他把谢知谨叫出去走廊,支支吾吾地问谢知谨能不能让张蕊和他们一起回家,为了能让谢知谨同意,他还补充了句,“她人看起来不错.....”

    听起来就像是很期待谢知谨能够同意张蕊加入他们回家的队伍。

    谢知谨唇角微沉,“那你跟她走吧,我自己回去。”

    江遥愣了下,条件反射伸手挽留抓谢知谨,可谢知谨寒凉的目光让他将手缩了回去,他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谢知谨音调没有波澜,“你既然都已经决定跟她一块儿走,就不必多此一举来问我的意见。”

    江遥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解释,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上课铃就将他们召唤回了教室里。

    最后一节课江遥心神不宁的,总是回过脑袋去看谢知谨,谢知谨却专注地听讲,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等到了放学,不明所以的张蕊背起书包喊江遥,“走吧。”

    江遥实在无法告诉张蕊他跟谢知谨发生的事情,只好硬着头发跟张蕊起身,余光见到谢知谨率先消失在走廊的身影。

    那是除去特殊情况外,江遥第一次没跟谢知谨一起回家。

    晚上他给谢知谨发信息,敲敲打打一堆字,最终只发出去三个字,“对不起。”

    谢知谨没有回复他,两人破天荒的冷战了。

    说是冷战也不尽然,谢知谨本就冷漠,在他和江遥的友情里,如果江遥不主动找他,两人除了上下学这条路会作伴,其余时间跟普通同学没什么区别。

    而现在江遥和张蕊一起回家,他和谢知谨的交集就变得可以忽略不计。

    起先两天江遥还很苦恼,但渐渐的,他也体验到了不同的感觉。

    江遥朋友少得可怜,而和谢知谨这类人交朋友,他付出了百分的热意,也未必能得到十分的回应,每次上下学的路上,都是江遥绞尽脑汁和谢知谨搭话,谢知谨心情好会应几句,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江遥叽叽喳喳在自说自话。

    张蕊是和谢知谨截然相反的性格。

    大大咧咧,心直口快,不用江遥费尽心思去猜她在想什么,她自个儿就会把内心的想法痛痛快快地说出来,还时不时蹦出很多好玩的段子引得江遥发笑。

    和张蕊一起回家的第五天,江遥在路上和谢知谨撞上了。

    他正被张蕊从网上新搜罗的笑话逗得笑弯了腰,一抬头就见到了前头的谢知谨。

    像是做坏事被家长抓住的小孩,又像是偷吃零食被逮住的小狗,江遥不知缘由,但那一瞬间说不出的心虚,脸上的笑容也一点点散去了。

    张蕊疑惑道,“怎么了?”

    谢知谨冷着脸抬步就走,他向来没什么表情,可江遥却觉得谢知谨在生气。

    江遥急急忙忙跟张蕊说再见,快步追上了谢知谨,在电梯口见到正要关了的门,连声道,“等等.....”

    我字含在喉咙里,电梯门发出轻微的关门声,将江遥隔绝在了外头。

    江谢两家家长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现了谢知谨和江遥闹别扭的事情,江母逮着江遥上门去跟谢知谨求和。

    “知谨那么好的孩子,你怎么就跟人家吵架了?”

    “有什么事情好好掰扯掰扯,跟人家知谨道个歉就过去了。”

    所有人都觉得江遥能跟谢知谨交朋友是他“高攀”,就连他的家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平平无奇的鸭子与高傲光鲜的天鹅,众人心中的天平有所倾斜理所必然。

    江遥想着母亲的话,忐忑地敲响了谢知谨的房门,对方让他进去。

    谢知谨正靠在床沿看书,见到他也只是掀了下眼皮,冷冷淡淡的模样,像座永不融化的万年冰山。

    江遥觉得有点冷,但还是凭借着对谢知谨的喜爱不顾寒意慢慢靠近对方,他轻声说,“谢知谨,你别不理我。”

    谢知谨翻了页书,不甚在意道,“我没有不理你。”

    江遥咬了咬牙,“我以后不跟张蕊一起走了.....”

    谢知谨这才放下书,将目光落到江遥身上,江遥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谢知谨见他这样,音色冷得冻人,“你这么不情愿,就别勉强了。”

    江遥吓得一噎,“我很情愿。”

    怕谢知谨不相信,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爬上了谢知谨的床,水润润的眼睛写满希冀,询问对方,“明天我在楼下等你好不好?”

    谢知谨深深看了他半晌,问,“你们在路上都说了什么?”

    江遥实诚回,“她给我讲笑话.....”

    “好笑吗?”

    江遥点点脑袋,见到谢知谨冷下来的脸色,又连忙摇头,谢知谨这才拍拍自己的被子,让江遥钻进来。

    江遥小声说,“明天我在楼下等你哈。”

    谢知谨重新拿起书,嗯了声,余光瞥见江遥如释重负地露出笑脸。

    —

    时隔多年,情景重现,只不过对象由张蕊变成了贺鸣。

    谢知谨用了点力将办公室的门严严实实地关闭,彻底把江遥的笑容挡在了视线之外。

    小谢:老婆对别人笑,好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