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20章 第(1/3)分页

第20章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整个周末,江遥都跟谢知谨在公寓里腻歪,连门都没踏出去过。www.mankewenxue.com

    贺鸣去宿舍找过江遥,没找着,又听室友说他一晚上没回宿舍,给他发信息,问他去哪儿了。

    江遥说不出个所以然,谢知谨瞥见聊天页面,让他实话实话。

    怎么个实话实说呢——告诉贺鸣他跟谢知谨是特殊的朋友,可以上床那种?

    他做不到像谢知谨那么率性,可以把跟人上床当作常事,如果贺鸣知道他跟谢知谨有这么一段畸形的关系,会怎样看待他呢?

    虽然成年人各有自己的选择,但他隐隐约约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是不对的,更不想在贺鸣面前丢脸。

    江遥在乎贺鸣这个朋友,自然也在乎贺鸣对他的看法。

    最终他只跟贺鸣说他周末跟谢知谨出去玩了,让贺鸣不用担心。

    谢知谨见到他的回复,很轻地笑了声,问他,“你跟我玩什么?”

    在对方深沉的眼神中,江遥脸红心跳不肯回答,跑到浴室去洗脸,看见镜子里红透的两颊,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他就是容易被谢知谨三两句话撩拨得心神紊乱——可如果感情能随心控制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那么多痴男怨女。

    熬夜不是好事,不妨碍有大把人做夜猫子。

    吃太多垃圾食品会伤身体,阻止不了零食进肚。

    爱一个人快乐并痛苦着,但有多少人能看清事态的本质果断舍弃爱意,旁人轻飘飘一句“既然你喜欢得那么辛苦就别喜欢他了”,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而已。

    周一,江遥拜托室友替他拿课本,直接从公寓离开去教学楼。

    他穿了谢知谨的衣服,有点大,但也凑合,趁着谢知谨没注意的时候,把被丢在墙角的暗红色领带方方正正叠好,塞进了口袋里。

    这是贺鸣送他的礼物,就算可能惹得谢知谨不悦,他也会珍藏起来。

    谢知谨没早课,把备份的钥匙给他,让他随时都可以过来。

    江遥有点儿摸不清谢知谨这句话的含意,是只单纯地过来,还是要和他做呢?

    眼见早课即将迟到,他赶忙收了钥匙,慌慌张张地离开了。

    周末江遥没怎么休息,一天的课上下来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哈欠,好在大学不比高中,就算他偷偷眯一会儿也不会被叫起来罚站。

    晚上是秘书部的例会,会议结束后,江遥和贺鸣一起回去。

    贺鸣没有问江遥周末的事情,只是跟江遥回了宿舍,时间还早,其他的室友都有活动,宿舍里空无一人。

    贺鸣看着江遥又是给他开果汁,又是找饼干给他吃,笑着把忙碌得像仓鼠的江遥按在椅子坐好,“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你这么殷勤干什么?”

    贺鸣垂眸,见到江遥的锁骨从宽松的领口里露出来,那里有一块很明显的红印,一看就是被人用力吮出来的。

    他目光一顿,扶在江遥肩膀上的手猝然收紧,江遥吃痛,“贺鸣?”

    贺鸣的手指擦过江遥的锁骨,似乎随口一句感慨,却又说得很用力,“夏天的蚊子真多.....”

    江遥不明所以,愤愤地附和道,“是啊,我刚刚在路上被咬了好几个包。”又去翻桌面,“我这里有薄荷膏,你要吗?

    贺鸣语气莫辨地说不要,替江遥把衣服拉好了,遮挡掉那块碍眼的印子。

    江遥被贺鸣打发去洗澡,他平时都是十点多洗完直接上床的,但贺鸣说现在宿舍没什么人,他可以慢慢洗。

    有时候宿舍扎堆要洗澡确实是件苦恼的事情,江遥进了浴室,站在淋浴下,等到低头一瞧见到自己胸口、腹部和大腿内侧星星点点的红痕,猛然怔住。

    他身上全是谢知谨弄出来的痕迹,深的、浅的,被裹在衣服里瞧不见,现在却清晰地呈现在白炽灯下,明晃晃地告诉他这两天有多么荒唐。

    江遥用力搓了搓,只是弄得更红了,并不能消除。

    贺鸣有没有看到呢.....

    热水蒸得江遥呼吸不畅,他慢吞吞地洗好澡,鼓起勇气出去面对贺鸣,甚至已经做好了向对方坦白的准备,而宿舍里空荡荡,贺鸣已经离开了。

    他骤然松了一口气,只当贺鸣叫自己早一点去洗澡是好心。

    —

    接下来的一个月都很忙碌。

    A大课业繁重,大一大二的课程咬得很紧,秘书部也有各种各样的任务,江遥一天到晚像个陀螺似的转个不停,和谢知谨相见的机会并不多,倒是跟贺鸣每天都能见面。

    转眼就到了十月份。

    今年的国庆和中秋比较特殊,连着一起放了十一天假,江遥和谢知谨离家远,都没回去。

    其实就算能回去,江遥也会因为不想错过跟谢知谨这么长时间的独处时光而选择留校。

    谢知谨难得空闲,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