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27章 第(1/1)分页

第27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江遥第二天准时到办公室找同部门的干事要上交的资料。www.wuyoushuyuan.com

    资料都统一放在办公室的柜子里,正好就在外联部的桌子旁边,他到的时候碰上谢知谨值班,原先屋里还有另外一个部门的部长,没一会儿就出去做事,便只剩下了谢知谨和江遥。

    他拿了资料,见谢知谨拿着一本全英的书籍在翻阅,脸上没什么表情,长而直的睫毛半垂着,翻过一页,似乎才注意到江遥,微抬了下眼,问道,“去哪儿?”

    江遥在这里逗留,等着就是跟谢知谨搭话,他晃了晃手中的文件袋,“送资料。”

    这几个月,江遥在秘书部别的没怎么干,跑腿的活倒是轻车熟路。

    谢知谨将书籍倒扣在桌面,江遥好奇地凑过去拿起来看封面,翻译了问,“论犯罪与刑罚?”

    见谢知谨颔首,他又拿起来看,密密麻麻的英文读起来生涩又费劲,只好讪讪地放回去,“看不懂。”

    谢知谨说,“术业有专攻,你们历史学的书我也未必能读得下去。”

    江遥想到砖头厚的书,一个脑袋两个大,他还想跟谢知谨说话,随便什么都好,办公室的门却被打开,他连忙跟谢知谨拉开距离,寻声望去。

    出现在门口的韩清目光在他们身上一顿,露出了熟悉的温和笑容,跟他打招呼,又对谢知谨说,“讲座的日期定下来了,下个月七号。”

    谢知谨和韩清要商量部门的事务,江遥拿了东西也就不好无理由在这里多待,他和韩清擦肩而过,忍不住猜测他们两个人在办公室独处会做什么?

    只是谈公事吗,还是也会说别的?

    韩清学的是商英,他一定能看懂桌面上那本书吧。

    刚才出去办事的部长怎么还不回来啊?

    江遥的脚步慢了下来,他拖延时间的方式太明显,韩清问道,“江遥,你还有什么事吗?”

    他心口一跳,这才握住门把,“没事.....”

    还未开门出去,谢知谨突然叫住了他,“江遥。”

    他回头,眼神殷切地看着不远处的身影。

    谢知谨当着韩清的面说,“你有件衣服落我那里了,有时间就去拿吧。”

    江遥脑袋有几秒时间无法运转,他下意识去看韩清,对方并不因谢知谨的话感到诧异,仿佛早就知道了他跟谢知谨私下的往来关系,只是唇角的笑容不再自若。

    江遥握着门把手的力度渐重,心脏躁动,喉咙涩然,呆呆地点了下脑袋。

    谢知谨见他点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部门的事情上。

    韩清深深看了江遥一眼,拉开椅子在谢知谨对面坐了下来。

    离开办公室江遥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无从得知为什么谢知谨会在韩清面前说那样容易引人误会的话,毕竟在外人的眼里,他跟谢知谨充其量只是高中同学的情分,谢知谨对谁都冷冷淡淡,也并未因为相识多年与他有多熟稔。

    尽管江遥想不明白,但他还是没来由的高兴,至少谢知谨不像他想象中那么避讳谈及他们的关系。

    江遥一路都含笑,抵达校办后将文件夹交给了老师。

    “你稍等一会儿,我看过没问题给你盖个章,你再拿回去。”

    于是江遥就安安静静地站在办公桌旁继续等待新一轮的跑腿。

    他盯着地面发呆,本以为会顺顺利利,结果却听得老师不悦道,“这些资料不对啊,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要替换掉吗,你们怎么还是交上一个版本的给我?”

    这份资料不是江遥负责的,可是他再三询问过同部门的干事是不是这一份文件,对方都给了他肯定的答案,一瞬的怔愣后,他下意识道,“可能是他们跟我说的时候搞错了.....”

    老师道,“我不管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这份文件全是错的,我这边肯定没办法盖章,你拿回去吧。”

    江遥想起这份文件明天就要用,今天必须盖完章,他学不会变通,情急之下忍不住说,“但是我.....”

    老师严厉地打断他的话,“我这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忙,不行就是不行,你不用多说。”

    江遥顿感委屈,拿过文件离开校办给同事打电话。

    他嘴笨,也从来不会问责任何人,反倒被同事倒打一耙,“不是左边那个柜子,是右边的,肯定是你听错了。”

    “你明明说是左边.....”

    “那就当我说错了吧。”

    江遥咬唇,“本来就是。”

    “行吧行吧对不起,那你就辛苦点再跑一趟,记住了是右边,别又拿错了。”

    对方无所谓的态度以及毫无诚意的道歉让江遥难得的有几分火气,他鼓起勇气想拒绝,对方已经先他一步开口,“我还要上课,先挂了,谢谢啊。”

    一句谢谢让江遥的火还没有发出来,就已经憋灭了在心里。

    听着刺耳的嘟嘟声,江遥深吸一口气,他很想不那么斤斤计较,可是却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那么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错推到别人身上。

    生气归生气,正事还是要做的,江遥垂头丧气地回到学生会办公室,这会子里头人多了起来,他无法跟谢知谨搭话,加上刚刚遇到不可理喻的事情,只拿了文件就走。

    谢知谨好像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似乎没有。

    他很想把委屈一股脑告诉谢知谨,可想到对方是另外一个部门的部长,又是他自己答应要帮人跑腿的,谢知谨无法插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江遥吃了哑巴亏,下午的课也没心思听讲,脑海里不断播放着跟部门同事的对话,一遍遍地思考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自己怎样回击才是最好的——可无论他再怎么排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只能是自己事后怄气罢了。

    这种情绪持续到晚上跟贺鸣吃饭。

    贺鸣一眼就看出他的不对劲,两人回宿舍的路上,江遥禁不住贺鸣的多番询问,红着眼把今天的事情说了,说到最后,哽咽得结结巴巴,“明明就是他说左边我才,才拿的文件,怎么都成了我的错.....”

    校道上来往的学生很多,幸好天已经全然暗下来,没有人能见到江遥红透的眼睛,但贺鸣离得近,把江遥盘旋的眼泪看得一清二楚。

    贺鸣把江遥拉近教学楼无人的过道里,只剩下贺鸣的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酸胀了一天的情绪,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说,“我以后再也不要帮他了,你也不要搭理他.....”

    就算是被欺负了,江遥所能想到的反击方法也只是不再帮对方跑腿而已。

    贺鸣疼惜地摸他哭得湿漉漉的脸,将人搂到怀里轻轻搭着背顺气,声音轻柔得像清风,“好,我以后都不搭理他,谁欺负我们小遥,我就讨厌谁。”

    贺鸣是除了家人外第一个叫他小遥的人,亲昵的称呼让江遥抬起泪湿的眼,眨巴眨巴两下。

    他哭得黏黏糊糊的,腮肉上挂着泪,贺鸣没忍住将他脸颊上的软肉含进嘴里,像吸果冻一样不重不轻地吸了下。

    江遥的脸颊被吸得变形,浑身的力气也好像被吸走似的,软绵绵地任由贺鸣抱着。

    贺鸣又一点点亲去他脸上的泪,江遥这才反应过来,喃喃道,“不要亲脸......”

    他本意是觉得脸上都是咸涩的眼泪有点脏,贺鸣却故意会错他的意思,低声问他,“那亲舌头好吗?”

    江遥喜欢被贺鸣亲,每次都像踩在云上,晕晕乎乎地找不到自己。

    那些低迷的情绪在贺鸣的唇舌间渐渐散去,贺鸣的话让他害羞得脸颊发烫,可还是轻轻地嗯了声。

    江遥秀气的鼻尖抽了抽,泪眼汪汪地看着贺鸣,等待舒服的亲吻,贺鸣却说,“你把舌头伸出来,我才能亲到。”

    贺鸣的语气是强势的温柔,仿佛江遥不按照他说的做,他就会结束这一切。

    江遥哭得混混沌沌,想了想,到底没能抵挡住贺鸣的诱引,慢慢地吐出一小截舌尖。

    瞬间就被贺鸣吃进了嘴里。

    在公共场合亲吻刺激得江遥更加敏感,贺鸣的手甚至摸进去,捏住.....

    江遥被玩得像只软脚虾一样挂在贺鸣身上,他想阻止贺鸣的动作,可贺鸣的一句话让他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以后谁把任务推给你,你就让他们找我,我看谁敢。”

    无论什么时候,贺鸣都坚定地站在江遥这边,这让江遥更加依赖对方,他闷闷地嗯了声,让贺鸣亲得更深。

    窃窃私语被秋风吹散。

    “唔,别揉那里,好奇怪.....”

    “那你喜不喜欢?”

    “......喜欢。”

    —

    谢知谨推开办公室的门,李维正好在里头。

    对方一见到他,快速地收拾东西,招呼道,“吃过饭了没有,一起去?”

    谢知谨没有拒绝。

    两人一同往食街走去,谢知谨抽空给江遥发了条信息,催促对方去公寓拿衣服,江遥没有立刻回复,他蹙了下眉,将手机收起来。

    李维话多,喋喋不休地抱怨最近事情繁多。

    谢知谨听了几成,半晌,薄唇翕动,“李维,拜托你件事。”

    李维诧异道,“难得有你求人的时候,你说,有什么忙我一定帮!”

    谢知谨的目光沉沉如水,“江遥......”

    小谢:我做好事不留名。

    小贺:我接吻必伸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