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32章 第(2/2)分页

第32章 第(2/2)分页

 推荐阅读:
躲开,贺鸣却哄道,“就这样睡。”

    他不安地动了动,却因为实在太过困顿,只迷迷糊糊地说,“会坏掉.....”

    贺鸣亲亲他的耳垂,没有满足他的请求。

    江遥鼻尖皱了皱,还想说点什么,却还是任由贺鸣胡来,慢慢沉睡了过去。

    日上三竿醒来的时候,江遥整个人都是迷糊的,昨夜一幕幕像是按了倍速的电影,快速地在他脑海里播放起来——谢知谨的生日、真心话和大冒险、带点苦涩的啤酒、贺鸣铺天盖地的吻,以及冷刃一般的眼神......

    越是回忆越是清醒。

    江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刚一动,贺鸣就亲昵地将他翻过身,他唔的一声,耳垂火烧一般的热。

    贺鸣似乎没有发现他的纠结,跟他交换了一个湿吻。

    隐隐又有擦枪走火之势。

    不可以再来了。

    江遥有点怕,没什么力气地推了贺鸣一把,贺鸣这才深吸一口气放过他。

    贺鸣问,“睡饱了吗?”

    刚睡醒的声音像是关在袋子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沙哑。

    江遥不太敢看贺鸣的眼睛,里头住着一个满面通红的自己,半晌才闷闷地嗯了声。

    他鸵鸟一般垂着脑袋,思绪万千,乱成一团麻线。

    贺鸣捏着他的脸抬起来,说,“后悔了?”

    江遥抿着唇,眼尾发红。

    贺鸣松开拥着他的双臂,慢慢坐了起来,两人彻底分开。

    屋里没有开暖气,失去了贺鸣的拥抱,江遥觉得有点冷,而贺鸣已经坐直身体,垂眸看着他。

    被子盖到贺鸣的腰间,他上半身露着,微微侧过身给江遥看自己的背,指着两道浅浅的挠痕迹,说,“你抓的。”

    江遥在床上乖得不得了,只要不太过火他是不会这样的。

    他脸颊滚烫,以为贺鸣是要跟他秋后算账,弱弱地反驳道,“是你太用力了......”

    他都求贺鸣了.....

    贺鸣握住江遥的手,让江遥摸他背上的挠痕,说,“这是证据。”

    江遥茫茫然地眨眨眼,“什么证据?”

    “你得对我负责的证据。”贺鸣垂眸问,“难道你想学谢知谨,只睡不负责吗?”

    听贺鸣提起谢知谨,江遥的手下意识地缩了下,但贺鸣握得很紧,没有给他抽离的可能性。

    他现在跟贺鸣躺同一张床上,昨晚又做了那么多次,如果第二天就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跟始乱终弃有什么区别?

    江遥知道那种感觉有多难受,他舍不得这样对待贺鸣,慌道,“我没有这么想.....”

    贺鸣手腕使力,把江遥拉了起来,另一只手环住江遥的腰,两人贴在一起,说,“那你是怎么想的?”

    江遥心跳得厉害,口干舌燥,“我.....”

    贺鸣直直地看着他。

    江遥害羞地凑上去在贺鸣的脸颊亲了一口,又慢慢地回抱贺鸣,嗫嚅着,“我会负责。”

    贺鸣却还要刨根问底,“你怎么负责?”

    还未等江遥回答,贺鸣又沉声道,“我不想再听见朋友这两个字,江遥,我想要的是光明正大的恋人身份,是能和你名正言顺在外人面前牵手拥抱,如果你给不起,就不要拿谢知谨那一套朋友的名义来敷衍我。”

    贺鸣的语气不容置喙,江遥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住,有点酸、又有点疼。

    贴得太近,江遥听见贺鸣的心跳声,与他的重叠在在一起,澎湃热切。

    他又想起谢知谨冷漠的眼睛和冰冷的言语,即使靠得再近,他也不能温暖对方半分。

    朋友的界限、恋人的特权,在这一刻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

    江遥如鲠在喉,“不是朋友。”

    贺鸣目光炯炯地看他,“那我们是什么?”

    江遥咬了咬唇,找到了最准确的词,“情侣。”

    贺鸣得到满意的答案,不重不轻地揉搓掌心里的软肉,呼吸微沉,“是因为跟我做了才说这样的话,还是你也有一点喜欢我,心甘情愿跟我在一起?”

    跟贺鸣相处的点滴犹如走马观花在脑中回放。

    儿时伤痕累累的贺鸣和眼前温柔包容的贺鸣重合,无论是哪一个都在江遥心中留下不可泯灭的痕迹。

    他羞赧且认真道,“喜欢你,贺鸣。”

    江遥不知道一个人的爱能分成多少份,但此时此刻绝对真心。

    小谢:高傲的人绝不低头。

    小贺:ok随你,反正我跟老婆再大战三百回合去了,需不需要给你实时直播?

    小江:直播?直播什么呀,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