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8章 第(1/2)分页

第8章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燥热的夜风吻过江遥的脸,触到一片温液。www.qingyoushu.com

    他逃命一般地跑出鹅卵石小路,却无法将所见的一幕驱赶出脑海,疑问像是火山里冒出的滚烫岩浆,咕噜咕噜往上冒,在江遥的心上烫出一个又一个浮肿的血泡,只是放着不碰,都火辣辣的疼。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等他筋疲力尽停下来时,跟在水里捞起来似的,浑身的热汗,汗珠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淌,与不知道何时涌出来的眼泪混杂在一起,又咸又涩。

    江遥很长一段时间无法思考,茫茫然地在校园里游荡着。

    他那么努力才跟谢知谨考上同一所大学,就在他兴高采烈以为能跟谢知谨迈入新关系的时候,现实却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为什么谢知谨要跟别人接吻?

    那个人是谁,也是谢知谨的朋友吗?

    在他们分开的这一年里,谢知谨已经找了别人吗?

    那为什么暑假的时候还要跟他做那么亲密的事?

    江遥想不明白,就像他看不懂谢知谨,他犹如迷路的幼兽在大雾里跌跌撞撞地走着,浑浑沌沌找不到出口。

    就在江遥迷乱之际,谢知谨终于回复他半个小时前发出的信息。

    “在哪?”

    江遥不想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跟谢知谨见面,他从来都是秒回谢知谨,可这一次他迟迟无法将打好的字发送出去。

    手机屏幕上砸下一滴水渍,他连忙擦掉了,可擦掉一颗,还有一颗,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谢知谨却不给他调节情绪的时间,直接给他打电话。

    江遥胡乱抹了下脸,煎熬地等震动的手机重新恢复平静。

    他没有接,谢知谨也没有再打过来,他既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失落。

    从来都是他上赶着贴住谢知谨,谢知谨顶多是不拒绝他的靠近,又怎么会跟他一样,一再地联络他呢?

    江遥哭得脑袋嗡嗡作响,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垂头丧气慢悠悠地往回走。

    干燥的夜风吹干被泪濡湿的脸,被抽干水分的江遥紧绷得像是一张被风干的树皮,只能做出呆滞的表情。

    江遥走路不看路,低着脑袋,快到宿舍时,一道身影挡住他的去路。

    他蔫蔫地抬眸,冷不防见到谢知谨冷霜般的眉眼,似是平白给这盛暑下了一场雪,江遥猛然打了个寒颤。

    他瞬间又想到谢知谨和人接吻的画面,心脏像扎进一.根针似的隐隐生疼,出于本能地自我保护,往后退了一小步。

    谢知谨眉心微蹙,“去哪了?”

    江遥鼻尖猝然窜起一股酸气,怯声怯气道,“随便走走。”

    “你哭过。”

    谢知谨音色笃定,江遥在他面前从来没有可隐藏的份,于是闷闷地嗯了声,其余的却是不敢多说了。

    其实他很想问谢知谨刚才那个人是谁,可他连问出口的勇气都没有,怕一旦揭开了这层薄纱,他连谢知谨连朋友都做不成。

    谢知谨又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江遥垂着脑袋掩饰自己的慌乱,小声说,“开了静音,没听到。”

    谢知谨不知道信了没有,好歹是没有再追问,只道,“以后开振动。”

    江遥很听话地颔首,掌心里出了细密的汗。

    今晚谢知谨的问题特别多,“哭什么?”

    江遥抿紧唇,怕泄露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可开口却还是带着泣音,“想家.....”

    他第一次对谢知谨撒这么多谎,紧张得有点儿倒抽气,肩膀一耸一耸的。

    谢知谨抬起手,刚触摸到江遥的脸,旁边走过两个嬉闹的新生,手换了个地方,绕到江遥的背后,轻轻拍了两下。

    江遥在外头晃荡了很久,从头到脚都冒着热气,摸起来就像一个小暖炉,谢知谨的掌心被他的热意感染了,变得濡湿、粘腻。

    只是被谢知谨碰一碰,江遥的每一个毛孔就都舒张开来,他觉得自己无可救药。

    谢知谨安抚性地拍了会,道,“早点睡觉,别想那么多。”

    江遥闷声说好,咬了咬唇,“谢知谨.....”

    谢知谨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江遥话到喉咙口却被怯意糊住,慢慢摇了摇脑袋。

    他跟谢知谨不在一栋宿舍楼,一步三回头才彻底消失在谢知谨幽深的视线里。

    —

    开学的第一周,江遥都处于“兵荒马乱”的状态。

    新的环境,新的同学,与从前截然不同的全新生活,每一件都让他无力招架,但归根结底造成江遥还没有开始大学生活就这么颓然的原因,是他亲眼所见谢知谨跟人接吻。

    他单枪匹马地与复读的痛苦与艰辛做斗争,如愿以偿够到能和谢知谨继续做朋友的门槛,却被极其直白且残忍的方式告知谢知谨的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