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11章 第(1/1)分页

第11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军训结束后,江遥的大学生活算是正式开始了。www.rumowenxue.com

    大一的课表安排得满满当当,且教学楼分布在不同方位,江遥对学校的环境不是很熟悉,幸好跟着室友还不至于迷路。

    与高中截然不同的教学内容和方式让江遥觉得新奇,而上了两天课后,校社团迎新也赶上了进度,对于刚从繁重枯燥的高中生涯里脱离的大一新生而言,一切都那么有吸引力。

    每次从宿舍前往教学楼的路上都会有各个部门的学长学姐不留余力地进行招新,江遥也被塞了不少名片和宣传单,还因为不会拒绝人,被哄着填了好些报名表,当然,他填过就忘记,也不可能会去面试。

    江遥的目标只有一个——学生会的外联部。

    他像是活在以谢知谨为圆心的世界里,每走一步都绕着谢知谨的轨迹走,哪里有谢知谨,哪里就是他追逐的方向。

    各部门晚上会在广场集体设摊位宣传,室友早早就去凑热闹,江遥独自怀着忐忑的心情在喧闹的广场溜达,不多时就找到了学生会的招牌,也见到了穿着黑色会服的谢知谨正拿着宣传单在给围着他的新生做介绍。

    他忽而起了怯意,踌躇着不敢往前。

    谢知谨会希望他加入学生会吗?

    江遥深吸一口气,迈开步伐往摊位走去,他刚走近,立刻有人拿着宣传单上来搭话,“学弟你好,有兴趣加入我们学生会外联部吗?”

    他将目光落在来人的脸上,瞳孔在灯光中微微一缩,垂在身侧的手也不自觉握紧了。

    是和谢知谨接吻的.....

    青年似乎感受到了江遥的情绪变化,轻声唤了句学弟。

    “诶,你怎么过来了?”

    李维的出现让江遥喘过一口气,他还在看着青年,李维注意到了,给他介绍,“外联部的副部,韩清。”

    韩清朝江遥和善一笑,“你是,江遥?”

    江遥诧异地看着对方,韩清解释道,“我听知谨提过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你对我们外联部也有兴趣吗?”

    韩清态度落落大方,江遥却很是拘谨,好半天才嗯了声。

    对方随手拿了张报名表递给江遥,“欢迎来面试,”又压低声音道,“到时候我跟知谨给你放水。”

    一句话就将江遥划分开来。

    江遥喉咙发涩,勉强地说了声谢谢。

    李维故作不平道,“你们外联部少挖点人,有你跟知谨这两个活招牌在,新生都去你们那儿,我们秘书部怎么办?”

    秘书部的正部是个漂亮学姐,附和说,“学弟,我们部门也很好玩,一起面试了吧。”

    江遥又被塞了两张报名表,整个人晕头转向的,等他填好联系方式,谢知谨已经站在他身旁了。

    他转身吓了一跳,下意识将报名表藏到了背后。

    谢知谨仿若没看到他的小动作,问道,“你想来外联部?”

    江遥下意识看了眼不远处被新生围住的韩清,对方举止潇洒,三言两语就让几个新生填了报名表,他收回目光,压下怯意,坚定地说,“想。”

    他害怕听见谢知谨说他不合适,亦或者劝他去其它部门,但谢知谨似乎察觉他的想法,只淡淡道,“你想来就来,外联部欢迎所有新生。”

    不是因为谢知谨想他去,而是因为他是新生才让他去,江遥难掩低落,却还是执拗道,“我一定去。”

    谢知谨没再说什么,喝了几口水又拿着宣传单去招新了。

    江遥凝望着消失在人群中的谢知谨,像是泄了气的气球耷拉着脑袋,攥着报名表慢慢往来时的路回去。

    尽管谢知谨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江遥知道在谢知谨心里是怎么想的。

    其实不必揣测谢知谨的想法,连他自个儿都知道他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外联部,去面试大概率也只是陪跑,但他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当初所有人都觉得他考不上A大,可他还是来到了这里,现在谢知谨认为他进不了外联部,他偏偏要尝试。

    勤能补拙,性格却是天生的,他没有办法一朝改变自己十九年来唯唯诺诺的行为作风,江遥看似坚定,心里虚得摸不到底,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晃晃悠悠在校道走着,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他,可当他回过头,身后皆是结伴而行的学生,并没有什么异常。

    江遥只当自己深受打击多心了,不多时就来到了宿舍楼下。

    宿舍上了锁,室友都还在外面没有回来,江遥打开门,刚开了灯,忽而听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他而来。

    他下意识转身,一道高挑的身影以极快地速度将他覆盖,这实在太像恐怖电影里出现的场景,江遥吓得险些叫出声,连连倒退几步,待看清来人,喉咙里的惊叫才勉强压了下去。

    他茫然费解地看着霍然出现在他宿舍的贺鸣,因为惊吓,心脏咚咚咚跳个不停,张了张嘴只发出单音,“你.....”

    对方三番两次在他面前晃悠,现在又光明正大闯进他的宿舍,已经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而贺鸣竟然还将门给反锁,江遥看着对方的动作,脑子里闪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他是不是哪里得罪过贺鸣,又或者贺鸣只是单纯看他不顺眼,特地趁着他形单影只的时候将他堵在宿舍打一顿.....

    贺鸣面无表情,狭长的眼半阖,落到了惶恐不安的江遥身上。

    江遥条件反射想跑,但宿舍就那么大,他跑也跑不到哪里去,只能强装镇定站直了,结结巴巴地问,“这是我的宿舍,你是不是走错了?”

    贺鸣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冷光打在他身上,像是一尊瑰丽的雕塑。

    江遥的心情逐渐恢复平静,又小声问,“你找我,有事?”

    话落,贺鸣大步朝他走来,江遥迟钝地退了退却没能避开,一下被对方攥住了手腕,一晃眼跌坐到了椅子上。

    贺鸣的手往上抬,他本能地闭上眼睛,料想中的疼痛却没有落下来,贺鸣只是将掌心贴到了他的脸颊上,低声道,“不准闭眼。”

    江遥颤巍巍地睁开眼睛,仰望着处于他上方的贺鸣。

    贺鸣背着光,半边脸笼在昏暗中,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江遥,竟然问,“我好看吗?”

    江遥屏息等来的就是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问话,怔怔地啊了声,又细细地看贺鸣无可挑剔的五官。

    除了谢知谨,他还从来没有和谁离得这么近,江遥肩膀微缩,如实回答,“好看。”

    难道贺鸣将他堵在宿舍里就是为了问他这个吗?

    江遥迷惑至极,他的手腕被贺鸣握住,脸颊也在对方的掌心里,太过亲昵的姿势让江遥忍不住挣扎了下,可贺鸣却用了点力让他的腰背抵在桌沿,他唔了声,刚想说话,听得贺鸣轻声呢喃道,“既然好看,你为什么没有认出我?”

    称得上是委屈的语气让江遥愣住,而更让他惊讶的是贺鸣的话,他不禁再次仔细地端详对方的脸,可是在他的印象中,他并未认识这般云容月貌的人。

    贺鸣苦笑了下,“还是记不起来吗?”

    江遥顿感愧疚不已,也忽略了跟对方太过亲密的距离,犹疑道,“对不起,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吗?”

    “原来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啊,对你来说,我一点都不重要吧......”

    贺鸣惘然的神情让江遥倍感无助,他竭力回忆,就在他即将从记忆深处寻找到一点蛛丝马迹时,贺鸣突然伸出双臂将他紧紧地拥入怀中。

    江遥嗅到了贺鸣身上淡淡的香气,也许是香水,或者是香薰,清浅的杏香夹杂着风信子的气息,甜而不腻,柔和地将江遥环抱起来。

    在香味萦绕中,他听见贺鸣说,“你小时候说我长得很漂亮,想娶我当老婆,说话算话吗?”

    小贺 to 小谢:有智商没情商,老婆认不出我才好呢,这不给了我撒娇的机会嘛~老婆香香软软抱起来好舒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