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36章 第(2/3)分页

第36章 第(2/3)分页

 推荐阅读:
 他不敢再自作多情了。

    当务之急是如何开口跟贺鸣说这个坏消息,江遥暂时将谢知谨抛诸脑后,苦闷地趴在桌子上,但他再怎么逃避也是要面对的。

    六点半,江遥准时在楼梯口和贺鸣见面,两人一起下楼去吃晚饭。

    一顿饭江遥吃得消化不良,几次想出声,可话到嘴边又堵在喉咙口。

    贺鸣看出他情绪低迷,慢慢地戳了下碗里的牛肉,说,“是旅游的事吗?”

    江遥诧异地收紧了筷子,“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贺鸣没什么笑意地勾了勾唇,“猜的。”

    很显然不是想要江遥夸他聪明。

    江遥食不下咽,心乱如麻,解释道,“我这个学期还没有回过家,我家里人想要我早点回去。”

    贺鸣颔首,十分知情理地说,“应该的。”

    两人结了账往回走。

    江遥不安地跟在贺鸣身边,充满愧疚地说,“对不起。”

    贺鸣停下脚步,在校道的凳子上坐下,抬眼望局促的江遥,笑说,“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白净修长的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江遥一坐定,听见对方接着道,“不是什么大事,酒店我会退订,你的道歉我也接受了,只是.....”

    江遥望向贺鸣,对方微微仰着脑袋看星星点点的天,眼眸微转与他对视,“我想知道,在你心里我能排到第几?”

    星光泄进贺鸣的眼睛里,明明是很明亮的一双眼瞳,此时却蒙上了一层雾色。

    江遥因贺鸣的神情而不好受起来,他五指拢了拢,说,“我待会就打电话回家,我们还去.....”

    “江遥,”贺鸣轻轻摇头,“不是去不去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在这一次、或者往后的很多次,你能不能优先选择我?”

    “其实我不仅猜到你不能跟我去旅游,我还猜到你会和谢知谨一起回家,对吗?”

    “你在我和谢知谨之间,选择了谢知谨。”

    江遥的心脏被一把锤子狠狠撞了下。

    贺鸣猜对了很多,但唯有最后一句猜错了——他是争取过的,也拒绝了和谢知谨一起回去,他想跟贺鸣解释,可贺鸣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有时候我觉得你从来没有属于过我,哪怕此时此刻你在我身边,也离我很遥远。”

    贺鸣声音轻柔,带着淡淡的愁绪,“我也会想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为了不让我难过,可怜我、同情我才跟我恋爱,是不是我做十分都比不上谢知谨的一分,如果有一天他回头,你会不会毫不犹豫地甩开我?”

    江遥在贺鸣的身上看见了透明的裂痕,像是只要轻飘飘的一击,对方都能破碎成千万片。

    他心疼得指尖都在发抖,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对方教会他恋爱的真谛,他却让明亮的、璀璨的贺鸣蒙上了一层灰扑扑的尘,丧失了原该有的光彩。

    贺鸣伸出双臂慢慢地拥住了他,熟悉的清香从四面八方将他包裹起来,贺鸣叹道,“怎么办呢江遥,我这么喜欢你.....”

    江遥感受到了贺鸣的不安,却无法见到黑夜中贺鸣深沉的眼眸——那是对他势在必得的欲望与执拗,随年月的累积而逐渐浓郁。

    江遥无措地用力环住贺鸣,真诚道,“我也喜欢你的,贺鸣,你别难过。”

    “那跟谢知谨比呢?”

    他今晚势必要江遥给出一个答案。

    藏在口袋里的手机呼吸灯悄然闪个不停。

    给予恋人安全感是恋爱的必修课之一,江遥也在努力练习。

    喜欢一个人,会本能地想要对方高兴,他已经因为不能和贺鸣去旅游害得贺鸣如此不快,又怎么舍得贺鸣再伤心?

    江遥道,“喜欢你。”

    又怕缺乏安全感的贺鸣不相信,嘟囔着加了一句,“更喜欢你。”

    贺鸣的唇角真心实意地弯了起来,他心里清楚,谢知谨依旧占据江遥心里的一半城池,也许更多,江遥只不过是不舍得他失意。

    从小他就知道自己称不上幸运,家暴的父亲、贫苦的家庭、不幸的童年,他需要付出比常人加倍的努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有小时候的江遥,让他明白原来无需任何条件他也能得到善意与爱意。

    夜深人静时他会忍不住做假设,如果当年他没有和江遥分开,横贯江遥整个青春的人会是他,得到江遥全心全意喜欢的人也会是他,可世事偏不如人愿。

    他缺席了江遥的世界整整九年。

    不知道江遥是否交了新的朋友,会不会也将牛奶和面包分给遍体鳞伤的同伴,是不是也会对别人信誓旦旦说我保护你,能不能和他再相遇?

    他期待着、盼望着,守着回忆,近乎成了病态的执念。

    可等他成长到足以能独当一面再站到江遥面前的时候,江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