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番外二:恋爱后 第(1/3)分页

番外二:恋爱后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最近的江遥在为一件事烦恼。m.wannengwu.com

    三年前他在省文物局就职,实打实的铁饭碗,在父母看来是极为体面的工作,他自个儿也很满意现状——贺鸣则一直待在那家外企,几年过去,因为工作能力出众,已经是个小组长,至于谢知谨,研究生毕业后,在一家顶尖IT公司的法务部工作。

    几人都留在了A市,工作地点各有不同。

    谢知谨还在读研那会,贺鸣和江遥找好了房子,离A大几十公里,谢知谨通常要节假日才能过去。

    等江遥就职后,又换了一个地方,之后谢知谨毕业,三人又搬了次家,这才算是安定下来。

    其实住在这栋小区,江遥一开始是持反对意见的,地理位置虽好,但便利的也只是他一个人,谢知谨和贺鸣两人每天单是通勤就得两个多小时。

    他为了两人着想,不止一次提议两人可以去住公司安排的宿舍,但很可惜,他的话都是耳旁风,对方听了就当没听见,依旧每天大几十公里的通勤。

    多次之后,江遥也懒得再说了,反正累的也不是他。

    结果在同住的小半年后,江遥竟然在小区里撞见公司的同事。

    有时候他跟贺鸣下来倒垃圾,有时候他和谢知谨出来散步,同事见了几次,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来问他。

    “你们三是兄弟吗,出来工作住一起?”

    江遥一时间被问倒,尴尬得连句话都说不全,幸好他还没有回答,同事就被领导叫走了。

    当天晚上江遥躺在床上翻来倒去睡不着,摸黑进他屋的贺鸣从背后抱住他,“还在烦吗?”

    江遥转身,对上贺鸣鲜亮的眼瞳,喃喃道,“我当时都说别一起住了.....”

    今晚他回家又在小区碰见同事,脑子总算转过来,跟同事说三人是合租室友,但同事看起来不太相信的样子,模棱两可道,“那你们关系真不错。”

    这句话让江遥惴惴不安了一晚上,生怕同事是瞧出了什么。

    “放宽心,”贺鸣安慰他,“你是自己吓自己,没人会想那么多的。”

    温热的掌心一下下抚着江遥,江遥一颗不安的心才渐渐定下来,嘟囔道,“那要是他真的猜到了呢?”

    贺鸣笑说,“那就让谢知谨搬出去,反正他公司离这儿最远.....”

    话还没有说完,谢知谨推门而入,啪嗒一声开了灯,冷声道,“怎么不是你搬出去?”

    当时谢知谨读研的时候,江遥正在考公,他是想过把江遥留在A大附近公寓的,但没几天贺鸣哄着哄着就把江遥哄走了,导致他两年多的时间跟江遥聚少离多,至今谢知谨还不肯将这件事翻篇。

    他有点看不惯贺鸣吹枕头风的行为,可偏偏耳根子极软的江遥就吃这一套,总是被贺鸣三言两语哄得团团装,这回看江遥的紧张程度,说不准贺鸣再多说两句,江遥真的会让他搬出去。

    江遥望着摸黑来自己房间的两人,从床上爬起来,喃喃道,“怎么都过来了......”

    每次说好他自己睡一屋,半夜床上总是会莫名其妙多出个人,有时候是谢知谨,有时候是贺鸣,江遥跟他们睡久了,甚至不用睁眼就能分辨出抱着他的人是谁。

    谢知谨的体温偏低,喜欢从正面抱他,贺鸣则恰好相反,还会亲他。

    但这几年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小矛盾,两人心照不宣地达成共识,两人同时出现在他房间的几率并不高。

    贺鸣将脑袋枕在江遥的腿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我只是不想看江遥那么为难,给他一个建议罢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说着,握着江遥的手把玩,委屈地看了眼江遥。

    江遥不想他们吵架,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对谢知谨说,“对对,贺鸣没有真的要你搬出去,你别生气。”

    江遥看着脸色更冷的谢知谨,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话了——前两年谢知谨病情得以控制,也不必再吃药了,但现在仍会定期去看心理医生,可惜他情绪依旧不外露,江遥每次见他冷着脸,总怀疑对方的病并未好全。

    谢知谨皱眉看着赖在江遥身上的贺鸣,说,“今晚是我,你出去。”

    贺鸣抿唇,“凭什么,我先过来的。”

    谢知谨干脆直接动手去揪江遥,贺鸣也不肯放手,谁都不让着谁,就这么僵持着。

    江遥看着剑拔弩张的二人,一个头两个大,但这么些年,如此情况多发,他已经能找到很不错的处理方法,因此忍着羞耻道,“别吵了.....大不了一起睡嘛。”

    谢知谨和贺鸣齐刷刷看向江遥,看得江遥脸颊飞起两团红云。

    江遥咬了咬唇,咕哝着,“但是不可以,那个.....”

    他想到那些画面,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了。

    贺鸣一寸寸摸他的指骨,热度顺着指尖蔓延到心口,“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