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42章 第(1/3)分页

第42章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江遥浑浑噩噩回到家,面对母亲“怎么这么快回来”的疑问,也只是搪塞了几句就钻进了房间。www.aihaowenxue.com

    认识谢知谨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对方如此颓唐的状态,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玻璃,看似坚不可摧,实则不堪一击,仿若只要他随意出手,就能把谢知谨击碎成千千万万片。

    谢知谨甚至不肯让他靠近。

    是不让,还是不敢呢?

    江遥愣愣地坐着,脑袋里搅成一团浆糊。

    贺鸣的视频通话让他稍微提起点精神,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接通来电。

    屏幕里的青年发梢濡湿,眼睛里还带着点水雾,唇角含笑,十足十的美人出浴景,实在很是赏心悦目,江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一动,才察觉到嘴唇上的刺痛感,下意识伸手去摸,又去看手机里右上角的自己——下唇有个小口子,一看就是被磕碰出来的。

    贺鸣刚想出声,目光触及江遥的下唇,笑容一顿,五指慢慢握住,轻轻地唤了江遥两个字。

    如同猫爪一般在江遥的心里挠了挠,江遥顿时心慌意乱,可事出突然,他脑子转不过弯,只发出了一个单音,“我....”

    贺鸣的笑容全然沉了下去,眼神灰扑扑的,问道,“你又去见谢知谨了?”

    江遥喉咙干涩,半天才嗯了声,他正想解释,却听得贺鸣用一种果然如此的口吻说,“其实我早就猜到会这样,江遥,我不怪你。”

    “善解人意”中夹杂的是无可奈何的哀伤。

    一股酸意直冲江遥的鼻尖,他急得双眼发红,“不是这样.....”

    “那是怎样呢?”贺鸣透过屏幕直勾勾地看着他,仿若要穿透他的皮肉直达他的内心,“你能保证你的心里没有谢知谨吗?”

    江遥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你看,你连骗一骗我,哄我开心都做不到。”贺鸣微微苦笑着,“他生病你就眼巴巴去看他,他亲你呢,你也不会躲吗?”

    江遥如鲠在喉,被贺鸣三言两语说得羞愧难当。

    贺鸣把江遥所有的反应都纳入眼底,他太清楚江遥是什么样的脾性——柔懦寡断的、多情善感的,只要抛出一点甜头,他就会学不会拒绝,同理,向他展示自己的脆弱,就能轻而易举地博取他的同情与怜惜。

    既可爱,又可怜。

    贺鸣有时候气恼江遥如此容易拿捏的性格,却也庆幸江遥生了这么一副多情骨,否则他不可能在明知江遥情陷他人时仍有机可乘。

    尽管不甘又痛惜无法得到江遥百分百的爱,他还是不愿放手。

    以退为进向来是贺鸣的拿手好戏。

    他望着江遥要哭不哭的神情,眼眸半垂,声音放得又缓又低,“江遥,我只是觉得,你不够爱我。”

    江遥被短短一句话刺得眼泪哗地落下来。

    他像是一个被贺鸣牵着跌跌撞撞往前走的孩子,可以全身心地依赖贺鸣对他的爱,所以不必担心对方会让他摔倒,可是这一秒钟,他却产生了贺鸣会松开手的恐慌感。

    江遥视线变得模糊,他怕贺鸣丢下他,泣声喊贺鸣的名字。

    “我曾经以为只要你爱我就够了,”贺鸣半张脸笼罩在阴暗里,“可原来人真的会变得贪心,你爱我一分,我就想多得一分,你爱我十分,我就忍不住想获得全部。”

    “江遥,对不起,我可能有点难过,今天就先不聊天了,早点睡吧。”

    贺鸣凝视着对面满脸泪水的人,狠了狠心,不顾江遥的哀求,挂断了电话。

    手机响了又响,贺鸣都没有再接,他靠在床头,望着天花板灿亮的白炽灯,眼前一片白光。

    他是最不希望江遥伤心的人,可是他不得不费尽心机让江遥多在乎他一些。

    哪怕只是多一点一滴。

    手机响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安静下来,他给江遥发了条信息,“我没事。”

    江遥迅速回道,“贺鸣,你接电话好不好?”

    他能想象到江遥的神情,定然是泪眼涔涔的,但他只是弹过去“晚安”两个字就不再搭理。

    贺鸣想了想把手机留在房间,出去倒水喝。

    他是今天早上回到家的,临近过年,贺母却还在客厅的小桌子上编手工袋子。

    贺鸣望着母亲佝偻的背影,走过去,低声说,“妈,歇一会儿吧。”

    妇女抬起脸来,四十多岁的人却比同龄人多出几分老态,这个女人苦了大半辈子,如今肩上的重担得以卸下来些许,可依旧不敢清闲片刻,她手上飞快地打着勾,笑回,“年后要交货的,你不用管我,早点去休息。”

    母子俩住在一间四十来平的出租屋里,前两个月贺鸣提出要换间房子,被贺母拒绝了,只得作罢。

    他拉开椅子坐下来,随手摆弄小桌子上各色的团线,劝道,“我现在接活能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