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9章 第(1/1)分页

第9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三三两两穿着军训服的新生从谢知谨和江遥身边走过。www.wuyoushuyuan.com

    谢知谨说要聊聊,却只是一言不发地往前走,江遥摸不准他要带自己去哪儿,只能跟着,时不时看一眼两人交叠的影子,好似亲密无间。

    绿豆沙见了底,外壳融化的水沾了江遥一手,他随手甩掉水珠,见谢知谨侧眸看自己,说,“喝完了。”

    谢知谨闻言直接从江遥手中拿过软盒,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江遥发现眼前的路越来越熟悉,但没往心上去,等见到前方的鹅卵石小路时,却怎么都迈不动脚了。

    他一停,谢知谨有所察觉似的,以极快的速度圈住他的手腕,用了点力将他拉进无人的小树林里。

    今夜热得一丝丝风都没有,燥气无孔不入地钻入每一个细胞,不必生火已是沸腾。

    谢知谨脚步渐快,江遥不喜欢这个地方,赶鸭子一样被扯了进去,他忍不住道,“谢知谨,你要跟我说什么?”

    远远就见到那棵笔直的大树,树影绰约,刻意被江遥压下的记忆窜了出来,他执拗地不肯再往前了,与谢知谨较起劲来。

    感受到江遥的排斥,谢知谨终于肯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江遥,开门见山说,“那天你看到了,对吗?”

    江遥身躯微震,定在原地,对上谢知谨深邃的眼睛,呼吸都慢了一拍。

    谢知谨的目光望向不远方的树,轻悠悠的声音带着一点儿难以言喻的压迫感,“江遥,你在躲我。”

    江遥条件反射地回,“我没有。”

    谢知谨道,“你看着我把这句话再说一遍。”

    江遥咬紧了唇内软肉,可能是太热了,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眼前起了一层雾气,将干燥的睫毛都打湿了,声音也变得湿润润的,“我要军训.....”

    他在撒谎,他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谢知谨,所以连信息都不敢给对方发。

    江遥说不下去了,他在谢知谨面前从来都无所遁形。

    谢知谨单手捏住他的两腮,将他低垂的脑袋微微往上抬,对上他潮乎乎的眼睛。

    江遥红润饱满的唇紧抿着,委屈得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喃喃道,“可以不说这个吗?”

    “那你想说什么?”谢知谨靠近他,在离他唇瓣两三厘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江遥盯着谢知谨近在咫尺的唇,满脑子都是对方和别人接吻的画面,因此在谢知谨吻下来时,脖子下意识地往后一缩。

    他逃避的动作太明显,谢知谨总是淡漠的神情掀起涟漪,一把将江遥按在了最近的一棵树干上,让江遥逃无可逃,继而强势地吻住了江遥的唇。

    四片唇瓣接触,柔软而又潮湿地碰撞,江遥双手抓住谢知谨腰侧的衣服,呜呜叫了两声,想要推开对方,却在谢知谨强烈的攻势下软成一滩水。

    四下无人,唯星月而已,两人在燥热的夏夜里激烈地接吻,飙升的体温像是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烧得江遥本就稀少的理智全无。

    他急剧地喘息着,在缝隙里找寻氧气,一张嘴,却只是让谢知谨亲得更深,抓住谢知谨的手也渐渐改为抱住了对方,与谢知谨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谢知谨松开江遥时,江遥满脸潮红,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黏糊糊像是一块被火烤过的软糕,牢牢地扒在谢知谨身上。

    谢知谨给他擦眼泪,声音微喘,说,“还和我做朋友吗?”

    饱含深意的一句问话。

    江遥抽着鼻子,茫茫然地看着谢知谨,困惑地问,“朋友也可以接吻、上床吗?”

    谢知谨眼神幽暗,他似乎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悠然道,“可以。”

    江遥抿了下被吮得发麻的唇,萎靡不振的模样,在迷蒙中抓住一点清明,他嗫嚅着,“你不止我一个朋友.....”

    谢知谨沉寂一瞬,“我只是想试试.....”

    他话说半截,让人捉摸不透。

    江遥却想起高考结束那个晚上,他因为谢知谨一句试试就眼巴巴地把自己送给了对方,而今又是这样满不在乎的说辞——如此亲密的事情对谢知谨而言无足轻重,在意的只有江遥。

    江遥痛苦地问,“那你跟别人试了吗?”

    谢知谨说,“如果有呢?”

    江遥无声掉泪,哽咽得说不出话。

    谢知谨摸他汗涔涔的颈子,低声说,“江遥,在这件事里你也得到了快乐,为什么要打破平衡?”

    江遥被谢知谨圈在怀里,一呼一吸间皆是对方凛冽的气息,他像是一只被无形的线栓住的风筝,而线握在谢知谨的手中,江遥飞得高飞得低都由他来做主。

    性与自由。

    友谊和爱情。

    不被定义、不被框架、不被束缚的关系。

    江遥从来不知道“朋友”也能有这么深层的含意,可以拥抱,接吻,做爱,却无需负责。

    他不如谢知谨洒脱率性,可以将感情和性爱彻彻底底地剥离,他只是单纯地喜欢谢知谨。

    喜欢,谢知谨缺他的喜欢吗?

    还是在享受着他无条件的追随?

    谢知谨只是需要一个识相的、进退有度的“朋友”。

    那就只做朋友吧——

    他明知会引火烧身,却还是一脚踩进谢知谨的泥潭里。

    江遥犹豫地、眷恋地抱住谢知谨,用肢体语言代替了自己的回答。

    谢知谨沉默地抱住他,半晌,一句轻飘飘的“没有”落在江遥的耳边。

    —

    军训继续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那晚过后,江遥沉重的心情并没有得到释放。

    尽管谢知谨说没有跟别人试过,但江遥还是患得患失,他不知道谢知谨是为了让他安心在骗他,还是真的只和他上过床,毕竟他曾亲眼见到谢知谨和别人接吻。

    那个人是谁,是谢知谨的同学还是别的什么人?

    可是就算谢知谨哪天兴起觉得试腻了他,又去试别人,他也没有资格多问。

    江遥偷偷上网查过,他跟谢知谨这样的关系有个准确的说法——friends with benefits,互相解决生理需求的朋友。

    多了一层朋友的身份,比只上床来得亲密,更直白点,炮友。

    这是十九年来循规蹈矩的江遥做过的最出格的事情。

    江遥心里藏着事,出神出得厉害,动作做得歪七扭八,被教官狗血淋头地骂了一顿,还罚他站军姿二十分钟。

    猛烈的阳光晒得江遥摇摇晃晃,他汗如雨下,眼前一阵黑一阵白,当众出丑让他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进去,却只能挺直腰板硬撑着,生怕又被抓出来当典型。

    度秒如年。

    在眩晕之中,江遥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在看自己,是在笑话他吗?

    他想扭头去找寻这道目光的来源,又怕乱动引来教官的注意,只能硬着头皮让人看。

    好不容易撑到休息时间,江遥已然是丢了半条命。

    他蒙头转向地找了个阴凉地坐下,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抬眼却跟对面方阵的一个青年撞上了视线。

    江遥愣了一瞬,怔然地张着眼与之对视,只因对方长得实在太漂亮了——无需细品,像是一把带血的利刃,明晃晃地向世人彰显自己的稠丽。

    青年挺拔的身躯裹在军绿色的服装里,英姿飒爽,意气风发。

    但最让江遥惊艳的还是对方的脸,隔着这样远的距离,五官在日晕中变得模糊,他都能感受到青年的神清骨秀,典泽俊雅。

    江遥很快意识到自己这样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连忙挪开了视线,可奇怪的是,青年却似乎仍在看他。

    为了验证自己的感觉,他状若无意地转了转眼睛,青年依旧望着他的方向,果然不是他多心。

    在看什么啊.....江遥顿时坐立不安起来,以为自己是哪里出了糗,摸摸自己的脸,又看看自己的衣服,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江遥身旁的同学也察觉到了,拿胳膊肘碰了碰江遥,问,“你认识贺鸣?”

    他莫名其妙,“我不认识。”顿了顿,“贺鸣是谁啊?”

    “工管的,你不知道?”

    江遥诚实地摇摇头。

    “前两天学校公众号发了他军训的照片,那张脸一下子就出名了,你没看?”

    江遥这些天都在烦恼和谢知谨的事情,哪里有空去看什么文章,又摇摇头。

    同学还想说点什么,教官却已经吹哨集合,江遥连忙爬起来,抬眼望去,贺鸣已经不在原地。

    他悄然地松了口气,只当对方是无意为之。

    小谢:我没有。

    小贺:管你有没有,我先整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