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47章 第(1/1)分页

第47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将近六小时的车程,江遥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贺鸣特地放慢了行驶的速度,江遥睡得很安稳。m.gudengge.com

    等他彻底清醒时,已经快要抵达贺鸣的家。

    江遥离家出走的惶恐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去见贺鸣母亲的紧张。

    母亲得知他和谢知谨的事情之后反应激烈,他担心贺母会是一样的态度,不安地问,“你妈妈知道我们的事情,会不会赶我出去啊?”

    贺鸣故意逗他,“那可说不准。”

    江遥啊了声,咬着唇道,“那我还能去吗?”

    正是红灯,贺鸣回头朝江遥促狭一笑,“你想去吗?”

    江遥心里忐忑,昨晚的一切历历在目,让他胆战心惊,他显然应付不来这种场面,但贺鸣奔赴几百公里接他,他总不能打退堂鼓,于是用力地点了下脑袋,“想。”

    贺鸣探过手揉了一把他的脸,这才道,“放心,我妈很开明,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话是这么说,江遥心里还是直打鼓。

    他靠在车后座,百般无聊地望着车内镜,发现有辆黑车一直跟着他们,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奇道,“那辆车?”

    “是谢知谨。”

    贺鸣的回答犹如一颗闷雷在江遥耳边炸开,他怔怔地眨了眨眼,条件反射扭头去看黑车,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

    “跟了我们一路。”

    贺鸣转动方向盘开进小道,那黑车果然也跟了上来。

    江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吊起,咬着唇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因为知道车内的人是谁,江遥总是不自觉去注意对方,等他们的车子在一片握手楼的空地停下,他也见到黑车在不远处停滞不前了。

    他跟贺鸣下了车,那黑车也开了车门。

    江遥不自觉地凝神闭气,等真正见到那张冷峻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他才敢相信车里的人是谢知谨。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谢知谨浸泡在暗色里,孤寂幽冷。

    一时之间,他的心情极为复杂。

    贺鸣握住他的手,说,“别理他了,我们走吧。”

    江遥强迫自己把视线从谢知谨素白的脸上挪开,朝贺鸣颔首,被贺鸣牵进了居民楼里。

    “小心点走,”贺鸣刷卡进楼,声控灯滋啦一声亮起,“我妈煮了饺子,在家里等我们。”

    江遥感受着贺鸣掌心温热的温度,一颗心也被熨平了似的。

    两人在三楼停下,贺鸣拿钥匙开门,里头的人听见声音,扬声道,“是贺鸣回来了吗?”

    江遥想到小时候的贺鸣去他家躲在他身后的画面,如今倒是反过来了。

    门被打开,他生怕贺母会介意他们两人牵着的手,想往回抽,贺鸣却更加握紧了,给贺母介绍,“妈,这是江遥,我跟你提起过的。”

    江遥怯怯地唤,“阿姨好。”

    贺母面容慈和,喜道,“快些进来,我记得你的,小时候我们家贺鸣受你不少照顾呢。”

    江遥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记得阿姨。”

    两人换了鞋,贺母就张罗着开饭。

    出租屋没有独立的厨房,锅碗瓢盆就放在客厅窗边的长桌上,许是怕江遥介意,贺母边盛饺子边道,“地方窄,只能这样做饭,希望你不要嫌弃。”

    江遥连忙摆手,“不会的不会的,”又说,“贺鸣说阿姨煮的饺子很好吃,我很期待。”

    贺母乐呵呵地把大碗上桌,江遥咬了一口,“紫菜鲜肉!”

    贺鸣笑问,“好吃吗?”

    他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在贺母慈爱的眼神种又连着吃了好几个饺子。

    贺母是和江母截然相反的性格,说话轻声细语,江遥原先担心的情况都没有发生,一颗提着的心终于卸下。

    吃过晚饭,贺鸣带江遥去卧室,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柜,多余的东西就放不下了。

    他坐在床上,贺鸣找衣服给他换洗,又教他怎么用浴室里的热水器,嘱咐道,“别洗太久,不然水会冷。”

    江遥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换贺鸣去洗,在此期间,他悄悄走到房间的窗口处伸长了脑袋往下望,视角有限,他只能见到黑车的尾部。

    不知道谢知谨吃过饭了没有?

    这么冷的天,难道他要在车上过夜吗?

    他出来有没有把药带在身上?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冒了出来,就在江遥心绪不宁的时候,颀长的身影忽而钻进他的眼里。

    谢知谨站在车旁,遥遥与他对视。

    江遥抓在窗沿的手一紧,他有很多话问谢知谨,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他有口难开。

    浴室传来开门声,江遥快速收回目光,把窗关了又坐回床上。

    一身水汽的贺鸣推门而入,见江遥头发还没有吹干,不着痕迹地掠了眼窗口的位置,继而坐下来给江遥擦头发,“你下午才退烧,别又冻生病了。”

    江遥乖乖坐着,贺鸣修长的指伴随着热风在他发际里穿梭,他半靠在贺鸣身上,舒服得轻哼了声。

    晚间九点半,江遥和贺鸣窝在被子里看电影,外头刮起了大风,猎猎作响。

    本来已经有了困意的江遥听着呼啸的风声,电影画面看不下去了,整个人也清醒了,频繁地往窗外看。

    他知道自己不该如此,却依旧阻止不了自己担心谢知谨,转念一想,也许对方已经离开了也说不定呢?

    那如果谢知谨还在楼下呢?

    贺鸣察觉出他的分心,揽在他腰上的手臂紧了紧,问,“在想什么?”

    江遥一直憋着不提谢知谨,是怕贺鸣不高兴,可风越刮越大,今天又是大年初一,谢知谨形单影只在外,未免太过于凄凉。

    犹豫片刻后,他嗫嚅道,“不知道谢知谨走了没有.....”

    贺鸣微微扳正他垂着的脑袋,直直望着他,似乎要透过他的眼睛穿透他的灵魂,他急道,“我不提他了,我们继续看电影。”

    贺鸣眼神难辨,沉默几秒,“算了,欺负一个病秧子挺没意思的。”

    江遥疑惑地眨了眨眼。

    贺鸣亲亲他的唇角,缓缓道,“反正家里客厅有张沙发,让他睡一晚也不是不行,不过.....”

    江遥屏住呼吸,对方却只是浅笑着不说话了。

    贺鸣不是在逗江遥,他翻身下床,抽起外套就出门去。

    江遥反应不过来,意识到贺鸣是要去找谢知谨,一怔过后爬起来打开窗,冷风扑面,他冻得打了个哆嗦,而谢知谨的车竟然还在楼下。

    他忐忑地关了窗,竖而听着外头的动静,没多久就听到贺母的声音,“这是?”

    贺鸣说,“朋友,正好路过,让他借住一晚。”

    谢知谨叫了声阿姨,又说,“不好意思,过年期间打扰您。”

    “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你睡沙发吧。”

    贺母啧道,“哪有让客人睡沙发的道理,这样,我去楼上张婶那里挤一晚上,你跟江遥睡我那屋,让他睡你房间。”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躲在房间里的江遥半点声音都不敢出。

    贺鸣开门进来的时候,他正闷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门半开着,他能见到谢知谨的一片衣角,欲盖弥彰似的,把脑袋也挡住。

    贺鸣过来拉他的被子,“别藏了,我们不换房间,就睡这里。”

    江遥莫名不知道怎么面对谢知谨,听贺鸣这么说悄悄地松了口气,小声道,“那你关门。”

    贺鸣听他的话把门关了,他这才慢慢地从被窝里钻出来。

    贺母没过一会儿就离开了家。

    江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大过年的让贺母去别人家里睡,贺鸣看出他的愧意,说,“张婶自己一个人住,跟我妈认识好几年了,不碍事。”

    再说了,他们三个的关系不清不楚的,即使贺母不知情,留在这里也难免尴尬。

    江遥定定道,“明天我就劝谢知谨回去。”

    他跟谢知谨藕断丝连,可贺鸣不但没有怪责他,反而不计前嫌,甚至让谢知谨住进来,在他心中,没有比贺鸣更加温善的人了。

    贺鸣笑笑,出去找了床干净的被子给谢知谨。

    谢知谨望了眼虚掩着的房门,眼瞳深黑,道,“我睡客厅,房间给江遥睡吧。”

    贺鸣勾了勾唇,略带几分挑衅道,“我跟江遥睡一屋。”

    谢知谨转身的动作微顿,二话不说往房间的方向走,贺鸣伸手拦他,冷声说,“这是我家,我是看在江遥的面子上才让你进来,也麻烦你清楚一点,我才是江遥的男朋友,你没有资格阻挡我们睡一起。”

    谢知谨凝视着贺鸣,牙根咬得发酸。

    两人僵持着,谁都不肯退让。

    可江遥分明听见了谢知谨的声音却没有出来见他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片刻后,谢知谨握紧了拳,面容青白地折回沙发处。

    江遥几次想出去,实在没有那个胆量,幸而外头没多久就安静下来。

    贺鸣去而复返,关门的时候反了锁,上床搂着江遥睡觉。

    这样的场景不禁让江遥想到那次在酒店的时候,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事情就以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就在江遥思绪飘远的时候,贺鸣的手慢慢地探进了他的衣摆里。

    江遥一惊,对上贺鸣狭长多情的眼眸。

    情景重现,他呼吸变得凌乱,轻柔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他听见对方附在他耳朵低低的嗓音,“亲亲我吧,江遥。”

    贺鸣没有那么好心管谢知谨的死活,他从来只在江遥面前扮好人而已。

    谢 · 无法阻止老婆和别的男人睡觉、自己找罪受 · 知谨。

    贺 · 是真男人就要气死情敌、和老婆do个不停 · 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