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53章 第(2/3)分页

第53章 第(2/3)分页

 推荐阅读:
选择我吗?

    接连两日,谢知谨都做到同一个场景的噩梦,在他发问后,江遥朝他点头,继而留给他一个抓不住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

    他孤身一人在黑如墨石的梦中行走着,原先指引他前行的微光猝然熄灭,前途茫茫。

    又如同被蒙眼绑在凳子上的死刑犯,匕首假意割开他的手腕,耳边回响着水声。

    滴答、滴答、滴答——

    不知滴的是水,还是带走他生命的血液。

    但他迟早会因为过重的心理压力血管爆破而亡。

    如果他留不住江遥,他穷极一生都会在这样的噩梦里度过。

    谢知谨大汗淋漓地醒来,呼吸犹如跑了一千米般急促,喉间有淡淡的血腥味。

    闹铃提醒他到点吃药,可他的手抖得拧不开瓶盖,好不容易拧开了,下一秒却拿不住瓶身,药片哗啦啦洒了一地。

    凌晨三点,谢知谨孤零零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独自品尝可能失去江遥的痛苦。

    江遥已经不再把他当作唯一的选择项,他甚至排不上候选项,更难堪一点,他可能只是一个弃选项。

    如果贺鸣跟江遥复合,江遥是不是会毫不犹豫地转身投向贺鸣的怀抱。

    他见过太多次了。

    每一幕都清晰得刻入他的脑海里。

    酒店大床上,江遥在贺鸣身下布满潮红与泪痕的脸。

    放假前一天,江遥瞒着他和贺鸣出去旅游。

    小区楼道里,江遥羞赧地对贺鸣说想你。

    被迫出柜后,江遥宁愿等待百里外的贺鸣来接也不肯听他的电话。

    就连江遥跟贺鸣分手,江遥想的也是舍弃他.....

    谢知谨的视线变得模糊,十指痉挛得无法伸直,发病期间他的身体里似乎流淌着滚烫的岩浆,把他引以为傲的理智烧成废墟。

    贺鸣嘲讽的语气突兀地响起。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为我足够爱他,我比你,比任何人都爱他。”

    “所以明知道他不是只爱我,不能只爱我,甚至不是最爱我,我都能忍受。”

    江遥说,“谢知谨,你能不能快点好起来,我没办法一直陪着你了。”

    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留住江遥,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无论以什么样的身份。

    联系上贺鸣的那一瞬间,谢知谨仍在反问自己,他这样做是对的吗?

    他曾经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变得患得患失。

    “让江遥选吧。”

    贺鸣这样说。

    谢知谨仍存留一丝希望。

    但在江遥还未将答案说出口时,他已信心全无。

    谢知谨没有把握江遥会选自己,尽管他先一步获得了江遥的爱,尽管他曾有机会获得江遥全身心的爱。

    可时至今日,他所求的,不过留在江遥身边而已。

    —

    江遥全然不知其中的九曲十八弯。

    时隔多日,他又来到谢知谨租赁的公寓,只不过不同的是,屋里多了一个贺鸣。

    江遥像是被水波推着往前走的浮叶,承载着他前行的是谢知谨和贺鸣。

    被贺鸣按在床上亲吻时,他脑子嗡嗡响,可再荒唐的事情都经历过了,他此时甚至忘记了推拒。

    谢知谨目光沉沉站在床侧,看着他和贺鸣亲密互动,唇抿得没有一丝血色,十指紧握成拳,仍犹豫不决。

    贺鸣摸江遥紧张得僵硬的四肢,低声说,“江遥,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好不好?”

    对方低沉的嗓音就像是最为致命的诱食剂,江遥这条随波而游的小鱼只有咬钩的份。

    他混混沌沌地、迷迷蒙蒙地点了下脑袋。

    贺鸣转眸看谢知谨,道,“你自己做出的决定,怎么,临到头还想反悔?”

    一笑,“如果你反悔,没问题,我现在就带江遥走。”

    他急于将局面定型,在这场博弈里,掌握输赢筹码的只有江遥一人。

    贺鸣也猜不透江遥选的到底是谁,他亦和谢知谨一样的患得患失。

    他要的,向来只是争得稳固的一隅之地。

    谢知谨闭了闭眼,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了退路。

    —

    江遥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他望着近在咫尺的两人,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快要停止。

    这样的场面是可以称得上诡诞不经、荒谬绝伦的,可此时此刻,他所熟悉的礼义廉耻、道德伦常皆像被粉碎的泡沫,全都抛诸脑后了。

    江遥多情寡断,他不必选,便由谢知谨和贺鸣替他做了选择。

    谢知谨和贺鸣心照不宣地默许了事态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与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