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12章 第(1/2)分页

第12章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儿时的戏言穿越时光抵达江遥耳边,有个久远的名字随而呼之欲出,他试探地问,“宁鸣?”

    贺鸣松开江遥,眉眼终于染上点笑意,“想起来了?”

    江遥惊讶地看着对方,半晌,憋出一句,“你,你现在怎么长这么高啊?”

    贺鸣与小时候羸弱苍白、弱柳扶风的模样相去甚远,可一旦得知贺鸣的身份后,再去看对方的长相,便依稀能和多年前的瘦弱小人儿联系起来,一样的漂亮、精致,只不过更显锋芒,也更具锐气。www.boaoshuwu.com

    他跟着贺鸣站起身,微微仰头不敢置信地打量着贺鸣,对方大大方方任他看,甚至转了个圈让他看得更清楚。

    在A大遇见分别多年的儿时玩伴,江遥又惊又喜,“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是宁鸣,不对,你改姓了.....”他想起往事,小心翼翼地问,“是跟了阿姨的姓吗?”

    贺鸣颔首,笑了下,“我爸妈离婚后,我跟了我妈,她给我改了姓。”

    江遥咬了下唇,无意识地看向贺鸣裸露在外的双臂,还好没有再在白皙的皮肉上看见淤青与伤痕,但贺鸣的手臂内侧有块烫伤,那是被烟头熨出来的,现在还留了个很浅的疤。

    贺鸣顺着江遥的视线,手臂微动,像是遮丑似的,悄然将疤痕藏起来了。

    江遥连忙收回眼神,说,“那天在军训,你已经认出我了吗?”

    说到这个,贺鸣神色微黯,“是啊,我一眼就知道是你。”

    江遥跟贺鸣小学四年级以后就没再见过面,阔别九年,贺鸣的容貌变化太大,他认不出也是寻常,但他还是感到很愧疚,毕竟贺鸣不止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两人甚至还有过谈话,他却没能把对方认出来。

    江遥饱含歉意,张了张唇,贺鸣却已经预料到他要说什么,抢先道,“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能再见到你我已经觉得很高兴了。”

    对方言语中的珍视让江遥不由得感动,就仿若无论时隔多少年,他都是贺鸣最为看重的朋友,虽然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贺鸣除了他好似也没有别的选择。

    —

    江遥跟贺鸣是小学同班同学,小一小二的事情他已经记不清了,也忘记有没有跟贺鸣说过话,但是三年级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江遥记忆深刻,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与贺鸣渐渐有了往来。

    江遥读小学的时候性格不太灵敏,很容易害羞,跟人说几句话都会磕巴,在号称全年级最活泼的班级里虽不至于被排斥,不过也没交到什么朋友,小伙伴玩的时候会顺口叫上他,但有没有他都没什么区别,即使去了也是镶边的角色。

    从江遥记事起,他似乎就已经是这样的状态了,习惯了之后就很难做出改变。

    江遥的烦恼顶多是被忽略,而贺鸣的处境要糟糕得多。

    三年级的贺鸣就已经长得很出众了,巴掌脸,白皮肤,清秀的眉眼和精致的挺鼻,但那会子他五官没长开,又因为发育迟缓,白白瘦瘦的身躯裹在不分性别的校服里,乍一看会以为是个留短头发的漂亮小姑娘。

    而跟他外表一样惹人注意的是他的家庭。

    所有人都知道贺鸣有个爱喝酒会打人的父亲。

    教育告诉每个人不能区别对待同学,可对于十岁的小孩子来说,带伤上学的贺鸣是不同的——有时候贺鸣的眼睛会高高肿起、有时候是破了皮的嘴角、有时候是青青绿绿的手臂.....

    胆子小的孩子会被贺鸣吓哭,有的家长也会一再投诉希望让贺鸣转学。

    贺鸣从来不辩解,他也不跟任何同学来往,每天垂着脑袋,在大夏天穿长袖遮掩自己身上的伤痕,闷出一身热汗也不肯脱下。

    老师叫来贺鸣的家长调解,苦口婆心地劝说贺父。

    不喝酒的贺父是个通情达理的“好男人”,这头应得好好的,过两日贺鸣照样带一身伤。

    古话讲,老子打小子天经地义,顶多是人家的“家务事”,谁都插不了手。

    久而久之老师也无可奈何,只能任由贺鸣隔三岔五顶着一身伤来学校。

    被孤立、被围观,被或同情或诧异或恐惧的目光注视着,这就是贺鸣的生活。

    那时的贺鸣还随父姓,叫宁鸣,江遥知道有这个人,有时候也会偷偷看对方眼角的淤青,如果被发现了就连忙收回。

    他没有任何恶意,他只是觉得贺鸣一定很疼,只不过对这种疼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认识。

    直到江遥亲眼见到了贺鸣身上的伤是怎么诞生的。

    那是三年级上学期放学的某一天,江遥坐在电瓶车后座,望着母亲的后背发呆,路过一个老小区的门口时,他正正好多看了一眼,就见到贺鸣被一个身形瘦削的男人一脚踹开,像是麻布袋一样摔在了地上。

    电瓶车开出一段距离,江遥惊慌地回头。

    被踹翻在地的贺鸣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虐打,只是摇摇晃晃从地上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