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26章 第(1/1)分页

第26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江遥跟谢知谨太没节制,第二天不出意外醒不来,谢知谨也没有叫他,他破天荒地逃课了。www.yilinwenxue.com

    很不幸的,那个老师特别热衷于课堂点名,室友跟江遥说他被记名时,他啪嗒一下捧住自己的脸,跟谢知谨小声抱怨,“完蛋了.....”

    谢知谨正靠在床头整理文件,闻言从平板上抬头看了江遥一眼。

    跟谢知谨待在一起的江遥习惯性地用各种各样的小动作引起对方的关注,他在床上打了个滚,哀愁地说,“陈老师很凶的。”

    谢知谨说,“你现在离开,还能赶上第二堂课。”

    听起来就像是在赶江遥走,江遥扁了扁嘴,“你这么不想我待在这里啊?”

    谢知谨把文件传送出去,没听清江遥的话,也就没回答。

    江遥看他放下平板,大着胆子整个人赖在谢知谨身上,问,“你今天没有课吗?”

    难得谢知谨还算和颜悦色,他想跟谢知谨待一整天,可惜他的愿望没能实现,谢知谨说,“待会要出去办点事。”

    江遥哦了声,忍不住问,“和部门的人吗?”

    “嗯。”

    谢知谨起身穿衣,江遥望着他颀长的身影,到底没再把话问下去。

    韩清也会跟着去吧......

    江遥的手在床单上抓了下,又无力地松开。

    这个地方没有谢知谨,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于是江遥说,“那我去上课了。”

    谢知谨说好,等他穿戴整齐却朝他招招手,他顿时欣喜地凑过去,谢知谨把一个文件袋拿给他,“我今天不去学生会,这个帮我带给李维。”

    只是为了工作让他跑腿,而不是要挽留他。

    害他白高兴一场。

    江遥说好,却难掩失望,一步三回头地走到门口,等鞋子穿好,又忍不住小跑回去用双臂抱住谢知谨的腰,他微仰着脑袋,眼睛明亮,期待地和谢知谨对视。

    谢知谨笑了下,“你倒是挺有精力。”

    他脸颊泛红,正想跟谢知谨解释他只是舍不得对方,谢知谨已经低头吻住他。

    江遥被抵在墙面上,谢知谨的掌心扶着他的后脑勺,五指渐渐收拢,抓住他的头发,让他微微吃痛,不得不抬起下巴去迎合这个热吻,江遥呼呼喘着,被亲得双腿发软,整个人都挂在了谢知谨的身上。

    分开时,谢知谨的手托着他的腰,他才不至于栽倒在地。

    谢知谨的指腹碾去他唇角的晶莹,擦在了他的脸颊,又扶着他站好,亲自带他到门口,说,“再不走就别想走了。”

    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江遥倒是想继续跟谢知谨厮混,但是他并不想耽误谢知谨的正事,走出几步,发现谢知谨还站在门前,走廊空无一人,他看见谢知谨沉静如水的眼神,因为热吻而沸腾的血液顿时冷却下来。

    他就像是谢知谨手中的牵线木偶,谢知谨只要动动手指头,他就随着对方转动。

    可不舍的只有他而已。

    江遥咬了咬唇,虽然留恋,但还是强迫自己收回目光,快步走下了楼梯。

    —

    江遥没有去上课,独自一人回了宿舍。

    室友们都不在,他昨晚没怎么睡,连午饭也不想吃,爬上床补觉,迷蒙之间,察觉到唇上酥酥麻麻的,他哼了两声,反应自己是在宿舍里,又连忙止住溢出喉咙的哼叫,睁开眼睛就见到贺鸣的俊脸放大在自己面前。

    “醒了?”贺鸣说着,又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

    江遥直挺挺地躺着,睡眼惺忪,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贺鸣俯下身来亲他也没有拒绝,反而被撬开了唇吮吸。

    他被亲得很舒服,可是迷迷糊糊间又想起谢知谨的警告——谢知谨要他离贺鸣远一点,多年来对谢知谨的唯命是从让江遥下意识地偏了下脑袋。

    贺鸣的嘴唇印在他的脸颊上,轻声问,“怎么了?”

    江遥咬着唇,声音低得近乎听不见,“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贺鸣双臂撑在他的脑袋两侧,眼瞳里闪过一抹戾气,只是一瞬,又变得温软。

    他太过聪颖,瞬间猜到江遥异常的原因,“谢知谨跟你说了什么吗?”

    江遥垂在身侧的手不安地收紧,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贺鸣坐起身来,半边脸陷在阴暗里,浓密的睫毛半垂,说,“你不想说也没事,反正就算我再怎么讨好你,对你来说,我肯定也是比不上谢知谨的,他三言两语就能让你抛弃我,对吗?”

    他用了抛弃这样的词汇,江遥慌乱地坐起来,去抓贺鸣的手,“不是.....”

    贺鸣没有挣扎,任他握着,他望着对方委屈的神色,顿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

    “你小时候说要娶我,我当了真,记到现在,结果你转头就喜欢别人,我没有计较你说话不算话,可是你跟谢知谨又没有什么实质关系,你还是要为了他放弃我。”贺鸣眼睛微红,看起来像是被伤得很深,“我的喜欢就那么不值得你重视吗?”

    江遥连连摇头,急得去抱贺鸣。

    “昨晚你没有在宿舍,我知道你去哪里,吃醋吃得睡不着觉,想打电话让你回来,可是我告诉自己,我没有资格管你,但谢知谨一样跟你是朋友,又有什么资格决定你和谁往来?”贺鸣搂紧江遥的腰,低声闷闷地说,“江遥,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我,只要你一句话,我以后再也不会烦你,我现在就走。”

    话是这样说,可缠着江遥的双臂却半点儿没有松开的意思,在江遥看不见的视线盲区里,与他醋意横生的委顿言语相反的是他微勾的唇角。

    江遥死死抱着贺鸣,生怕对方真的就这么离开了,他颤声说,“我没有讨厌你,贺鸣,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你很不公平,我太坏了.....”

    他喜欢谢知谨,却贪恋着贺鸣的爱。

    江遥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江遥纠结而惶惑,贺鸣却说,“爱本来就不公平,你只要享受被爱就可以了。”

    他重新被贺鸣放倒,在贺鸣的包容和爱意里化作一汪春水。

    贺鸣轻轻柔柔地吻他的唇,宿舍里没人,江遥咬住唇,克制地微喘着。

    他的两只手腕被按住不得动弹,贺鸣哑声说,“我只看看。”

    江遥张了张嘴,分明是深秋的天,却热得说不出话。

    贺鸣凝眸,眼睛里暗流涌动......

    对方的视线太热切,江遥害羞得想要逃开,可听见贺鸣似不甘道,“被谢知谨吃成这样,却连让我碰一下都不行,你果然讨厌我吧。”

    贺鸣的语气委屈又无助,仿佛江遥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江遥是一条随随便便抛点饵料就会上钩的懵懂小鱼,闻言不敢再动,心一横,瓮声瓮气说,“那你碰吧。”

    窸窸窣窣后。

    江遥小声喊道,“疼.....”

    “只是疼吗?”

    江遥却红着脸不说话了。

    贺鸣并没有信守诺言,只是看一看就了事,相反的,他不仅上手捏,还试图覆盖掉白糕上的红印子,只可惜他刚有动作时,宿舍的门就传来的动静。

    大白天的两个人猫在宿舍里做这种事风险太大,江遥呼吸凝滞,僵硬得像块铁板,低声求贺鸣别再弄了,贺鸣这才微喘一口气放开他。

    两人拉开床帘时,室友被吓了一跳,“我靠,我还以为宿舍没人呢,江遥,你逃课就是在宿舍睡觉啊?”

    江遥还沉浸在跟贺鸣这样那样的情绪里,闻言红着脸讷讷地嗯嗯两声。。

    室友狐疑道,“你们两个睡一张床不嫌挤吗,以后要是我不在,贺鸣你可以睡我那张。”

    江遥支支吾吾,红晕从脸颊蔓延到脖子。

    贺鸣瞥了眼像只红虾的江遥,笑说,“好啊。”

    他率先下了床,趁着室友背对着他们,双臂缠住下一半楼梯的江遥,搂着腰将人抱了下来。

    江遥一站到地上,回头见到贺鸣得逞的笑容,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手机有好几条没有回复的信息,并没有谢知谨的,因此江遥不避讳着贺鸣,点开来看了。

    是同部门一个男生拜托江遥替他明天将文件并送到校办的某个老师手上盖章。

    江遥毫不犹豫地回复,“好的。”

    贺鸣见了忍不住蹙眉,“他自己的任务怎么推到你身上,别搭理他。”

    这两个多月,部门有些鸡贼的人摸清江遥逆来顺受的性格,多次把自己那份工作推给江遥,都不用说什么好话,只一句谢谢江遥就不会拒绝。

    贺鸣有时候会替江遥挡掉这些烂事,但他也不是时时刻刻跟江遥在一起的,一转眼江遥就又颠颠地去帮别人的忙。

    江遥渴望被需要,似乎这样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贺鸣想,他又何尝不是在利用江遥的这个心理一步步攻陷对方?

    太容易吃亏了。

    江遥抿唇笑了笑说,“没关系的,我明天也要去一趟部门,正好顺路。”

    典型的被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

    贺鸣拦不住他的热心肠,无奈又亲昵地骂道,“笨蛋。”

    可就算是笨蛋,他也很喜欢。

    小谢吃完小贺吃,小贺吃完小谢吃!

    小江(脸红红):吃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