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31章 第(1/3)分页

第31章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江遥狂奔出商业大楼,十二月末的夜风喧嚣而刺骨,吹拂在他被泪濡湿的脸上,更显寒意。www.rumowenxue.com

    本该是高高兴兴为谢知谨庆生的一天,却发生了让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他预料到谢知谨会生气,可当他被为难离开包厢时,谢知谨的无动于衷依旧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他头晕脑胀。

    他觉得因为这点小事而哭太丢脸,但委屈如排山倒海袭来,催促着他掉眼泪。

    江遥埋头快步走着,忽而有一双手从路旁伸出来攥住他的手腕,将他拖进了足以遮掩两人的路牌处。

    惊叫声还没有发出来就被深重的吻堵住,他闻见熟悉的淡香气,挣扎瞬间消失,任由来人撬开他的唇,与他的软舌纠缠不休。

    在热烈的吻里,江遥尝到了咸涩的泪水味,哭得更凶了。

    许久,四瓣软唇才分开,江遥哭得倒吸气,贺鸣给他擦眼泪,轻声问,“谁欺负你了?”

    语气带着薄薄的怒意,明晃晃地表达对江遥的维护。

    江遥吸了吸鼻子,刚想说话,外套里的手机就疯狂振动起来。

    想都不必想是谁打来的,他沉默着没动,贺鸣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拿出手机。

    他张了张嘴想阻止,贺鸣却不管不顾地按下了接听键,江遥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手机那头混杂着车流与风的喧闹声,几瞬的沉默之后,谢知谨的声音清晰传达,“在哪里?”

    江遥艰难地咽下口水,望向贺鸣。

    没听见他回答的谢知谨又道,“我在湘菜馆的门口,你过来,我们聊聊。”

    上一次谢知谨说要聊聊,结果江遥就成了跟对方可以接吻上床的朋友,这次又要聊什么呢?

    湘菜馆就在路牌前面不到十米的位置,谢知谨只要多走十几步就能发现他们,但向来都是江遥奔向谢知谨,这一回他也依旧要求江遥朝他而去。

    如果江遥是独处,定然又会因谢知谨三言两语就现身,可现在他的身边有贺鸣。

    贺鸣不可能放他上去一再被谢知谨践踏感情。

    谢知谨扬声,“江遥?”

    江遥艰涩地发出一点声音,“我......”

    贺鸣将手机抵在耳边,“江遥跟我在一起。”

    江遥的心狠狠一跳,无措地瞪大了眼睛。

    不远处的谢知谨眉心猝然拢起,声线骤冷,“把手机给江遥。”

    江遥听不见谢知谨说什么,贺鸣一只手捏住他的后颈轻轻捏着,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继而道,“凭什么?”

    话落,低头吮住了江遥的唇,并挑衅地将手机的通话孔贴近嘴边。

    细微的啧啧亲吻声盖过了汽车刺耳的鸣笛声——

    谢知谨手背的青筋猛然突起,陌生的情绪像是崩腾的江流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他下颌角绷紧,分明应当毫不犹豫地掐断通话,却自虐一般听着手机那头贺鸣和江遥的亲吻声。

    对江遥来说,短短的十几秒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他双手紧抓着贺鸣的外套,胸腔里的心脏似是一头莽撞的小鹿,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似乎随时会冲出嗓子眼。

    贺鸣亲得很用力,故意发出羞人的声音,分开时直接掐断了与谢知谨的通话。

    他摸江遥因为深吻而微红的脸,微喘着说,“爽吗?”

    江遥舌尖发麻,眼瞳闪烁。

    贺鸣妍丽的五官深深刻进他的眼里,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如烈风一般沉重。

    贺鸣不需要他回答,拉着他的手穿过树影斑驳的小路。

    不远处的路灯里,谢知谨如同一座雕塑直挺挺站着,手机仍抵在耳边,久久不曾放下。

    —

    贺鸣没有带江遥回学校,也并没有征求江遥的意见,一路将人带到了附近的酒店。

    今晚所发生的已经超出了江遥可以承受的范围,他懵里懵懂地被贺鸣推进房间,门一关就被贺鸣抵在玄关处的衣柜亲吻。

    吻得他更加糊里糊涂,连自己是谁都找不到。

    分开时贺鸣道,“现在可以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江遥摸摸红肿的唇瓣,被贺鸣带到房间的地毯上坐下,贺鸣从柜子里拿了两罐啤酒,打开塞给江遥。

    他抬起水亮的眼睛,抿了口略带苦涩的啤酒,酸酸涩涩的气泡从心底深处涌出来。

    在贺鸣的询问下,江遥磕磕巴巴将今晚的事情说了个大概,他情绪低迷,喝了酒声音含糊,“谢知谨知道了.....”

    贺鸣音色低低,“然后呢?”

    江遥的易拉罐已经见了底,茫然摇头。

    贺鸣含了一口酒喂给他,他仰着脑袋吞咽,有酒渍顺着唇角往下落,滴湿了衣襟。

    “衣服脏了,”贺鸣抚他的脸,哄道,“脱掉吧。”

    江遥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