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是一个透明人 > 第35章 第(1/3)分页

第35章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跟谢知谨的谈话耗尽了江遥所有的精神气,当晚他躲在被子里回忆与谢知谨的点点滴滴,哭得枕头都湿透了一大片。www.wannengwu.com

    初二那年认识谢知谨,此后七年将近的时光,他像条赶不走的尾巴亦步亦趋地跟在对方身后。

    从小心翼翼的接近再到成为别人口中谢知谨的朋友,而后又因为谢知谨的一句想试试建立起更为亲密的关系,江遥的整个青春都填满了谢知谨三个字。

    像一颗未成熟的果子,一口咬下去,酸意大过甜蜜,却又回味无穷。

    这些年江遥对谢知谨唯唯听命,偶有冷战,每一次都是江遥示好才得以继续维持这段友谊,向来如此,也就成为了习惯。

    他从未预料过有朝一日他会如此激烈地指责谢知谨,闹得这么个土崩瓦解的局面。

    江遥得不到谢知谨的喜欢,今晚过后,也许和谢知谨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了。

    大哭的后果是第二天没能准时起床,室友叫了江遥两回,江遥才瓮声瓮气地说自己不舒服,让室友给自己请假。

    他脑子像灌进了水泥,转都转不动,整个人也没什么力气,懒懒地躺在被窝里不肯动弹。

    床帘被拉开,他以为是室友去而复返,条件反射地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闷闷地问,“怎么了吗?”

    熟悉的音色响起,“这话该我问你。”

    是贺鸣。

    江遥更不敢见人了。

    贺鸣三两下上了床,将床帘严严实实地拉好,去扯江遥的被子,说,“你室友说你不舒服,哪里难受?”

    江遥听见贺鸣温柔的询问,哭得刺痛的眼睛又不受控制地涌出泪水来,两只手把被子抓得更紧了。

    贺鸣没怎么用力,尝试了几次都无法让江遥主动见人,假意道,“不想见我,那我走了?”

    这一招果然奏效,江遥急得一只手抓住贺鸣的衣角挽留,半天才慢慢地从被子里探出毛茸茸的脑袋。

    他哭得脸颊湿润,黑发潮湿,两只眼睛红肿着,眨一眨,就有眼泪涌出来,像是被大雨淋湿的毛绒绒的小动物,爪子牢牢扒拉着主人的裤腿怕被丢下。

    可怜兮兮的。

    贺鸣摸他发红的眼角,俯下身来啄吻他脸上的泪。

    他双臂自发地攀上贺鸣的脖子,寻求抚慰一般微微仰起脑袋,小声啜泣着,“别走。”

    贺鸣含住他的唇,温柔地吮吸着,亲得江遥本就没什么氧气余量的脑袋更加昏昏沉沉。

    分开时江遥喘得厉害,贺鸣躺进被子里抱住他,问,“还难受吗?”

    江遥鼻音浓重地嗯了声,抱着贺鸣不肯撒手,又开始低低地哭。

    贺鸣一下一下抚着他的背顺气,等他缓过来一些,觉得空间太狭窄,抱着他转了个方向,让江遥趴在自己身上,沉声问,“去见谢知谨了?”

    江遥一噎,不敢抬头看贺鸣。

    “是因为他才哭成这样的吧,”贺鸣接着道,“一说到他,你魂都飞了。”

    江遥鼻尖翕动,怯声说,“可不可以不要提他?”

    “为什么不让提?”贺鸣一针见血,“你心里有鬼才怕我跟你提他。”

    江遥颤巍巍仰起脑袋看贺鸣,凑过去亲了亲对方的喉结。

    贺鸣哼道,“讨好我啊?”

    江遥想了想,点点脑袋,吭叽道,“你别生气.....”

    贺鸣摸他的脸,说,“我是吃醋,一想到你心里还装着那块木头就醋得不得了,你给这点好处就想收买我啊?”

    有了贺鸣作陪,江遥低潮的情绪渐渐消散,他咬唇问,“那我该怎么做?”

    他不想贺鸣不高兴。

    贺鸣低声问,“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吗?”

    江遥有点犹豫,但还是颔首。

    贺鸣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重,像是黎明前的夜色,暗得不见一丝光亮,他扶着江遥坐直起来,随意拨了拨江遥的衣摆,眼神暧昧。

    江遥脸上泪痕未干,讷讷地问,“要脱掉吗?”

    耳垂热得像要融化了。

    贺鸣嗯了声,江遥红着脸照做,羞赧地抿着唇不知道下一步动作。

    直白的眼神让江遥想要把自己藏起来,可他一动,贺鸣就握着他的双腕放到背后。

    贺鸣无疑是个出色的甜点师,不仅能做出香喷喷的点心,还擅长品尝蛋糕。

    奶油需要舔自然不必多说,点缀的樱桃更需要细细品味。

    汁水饱满、甜腻可口。

    低低的传话声泄出来。

    “不是说做什么都可以吗,别躲。”

    “你别咬,唔.....”

    江遥重新躺回去的时候又开始哭,但意味显然不同了。

    他脸红得不像话,手挡着不肯让贺鸣碰,贺鸣从背后抱住他,低声问,“还难受